2018年3月26日

十年


「歐吉桑,你還認得我嗎?」揮著手打招呼的時候,坐在郵局等著叫號的歐吉桑一面回頭看著後面,一面回頭看著我,想確認我叫的是不是他。「十年前我跟你租過房子,在和平東路巷弄那邊,我是黃柏勳啦!」
今天在郵局遇到了十年前的房東。
***
十年前,我跟一個大學同學,在和平東路靠近復興南路的台大後門那邊租房子。我們分租兩間雅房,輪流共用一個廁所。我的房租是7000,房間小小的,我買了一張沙發床,白天的時候把床收起來,可以畫圖;同學的房間更小,房租6000,單人床幾乎佔了房間面積的三分之二。隔音很差,馬桶很常壞,卻怎麼樣也修不好。屋子的對面是豪華的大房子,一樓氣派的原木拉門的車庫裡,停著兩台黑頭車,初次看到他們養的黃金獵犬時嚇了一大跳,沒想到在台北,連狗都有鞋子穿,穿著華服背著大LV包的少婦,推著嬰兒車,那是小狗專用的。
那個還沒有Facebook和智慧型手機的年代,我們的通訊大都依賴msn,有部分的人甚至還用雅虎即時通。
在那個屋子卻只待了半年,離開台北是莫拉克風災的隔天,風雨極大。火車和高鐵都停駛,我搭著統聯客運回南部,開到苗栗的時候,車長廣播,因為風雨太大,必須在路邊靠停,等天氣稍好才能繼續前進(車外的風雨大到看不到路邊的告示牌,也看不到前後車,若不是車上廣播,誰也不知道目前車子到底是開到哪裡)。
記得剛進到那個屋子那天,下起了的午後雷陣雨,巨大的雨滴拍擊在石棉瓦上嘎然而響,我想起了朱少麟在《燕子》裡的那句話「我所藏匿的世界再也不會相同了,有什麼東西正要起飛,正要奔放,正要摔得粉碎。」十年裡,我教過書,在路邊彩繪過壁畫,接過很多平面的設計案,當過上班族,畫過插畫,認識很多人,也聽過許多故事。創作之故,總是南來北往東奔西跑。2014年又搬回台北,住在板橋,那年開始,我終於成為專職藝術家。故事太多了,好的壞的都有,很辛苦很辛苦,再怎麼努力再怎麼小心都不夠。從一個聽到許多故事的人,逐漸變成擁有許多故事的人。
今天風和日麗,遇到了昔日房東,矮小的身軀、斑白的髮鬢和深深的眼袋,都說著他老了一些。
「當年真的很謝謝您的照顧,那時我們住在那邊過得很快樂,在剛進入社會的那時候,還好遇到了您。」送他離開時我不自主地彎腰鞠躬,我也老了一些。
嶄新的十年,已經開始了。

2017年12月20日

文化部藝術銀行x高雄榮民總醫院 藝術種子在高榮兒醫開出奇異花園

文化部藝術銀行醫療與藝術計畫 將藝術化為暖陽

2017年10月15日

《登入 – 林中路》黃柏勳,廖堉安 雙人展



Freedomland  72x91.5  壓克力彩  2017


《登入 – 林中路》雙人展,集合了兩位熱愛色彩,以壓克力彩作為主要創作媒材的藝術家,他們有著強烈的個人風格與辨識度;彼此獨特的創作技法與色彩搭配,在今年秋季,將帶給我們清新且發人深省的視覺對話。

黃柏勳的創作延續一直以來的優雅與豐富表現性,在介於抽象與具象之間發展了許多的視覺元素 : 樹枝、山石、動植物、文字等趣味的組合,搭配上細膩而鮮明的色彩轉換,恍似光線的暈染,亦如水底的迷濛。而在這次的展出中,黃柏勳更加入了以往不曾有過的「角色」這一元素,即是「木頭人」。在此處的木頭人,就像是生活周邊的任何人物,可能是你或我,藝術家希望「去角色」的目的,在於木頭人可以投射成任何角色,坐著尋常或奇幻的任何事物,可以思考,可以辯論,可以在林中漫步,可以期盼天光。

廖堉安一貫藉由各式動物的形象來比喻現代人的生活型態,在這次的展出的畫面中,人物們彷彿都背負著不同的小話語,彼此訴說著不確定的依戀與愛情。廖堉安以各種單純的色系,來象徵各種不同的情感關係,並加入以些許食物(包子)為造型的色塊,並從此蔓延而出的各式變形植物和樹木,來對應著各式慾望和壓力。畫面中的人物有著各種的細小互動,有的帶著小小的害羞、曖昧、糾結、或是持續的孤獨和懶散。

這個展覽主題的趣味之處,在於觀眾可以在作品中自由對應,尋找自身切合的感受和情境,將自己的身份和立場,投射到創作者提出的角色中,或者在藝術作品的角色設定中,找到在舊經驗裡,幾許似曾相識的身影。人生像個舞台劇,每個人在台上玩著多重角色扮演的遊戲(工作職稱、家庭裡或同伴中的身份),兩位藝術家在這些人際關係裡探尋價值,用詼諧、繽紛、婉轉、細膩的手法研究表現,我們值得期待

展覽日期:2017 / 10 /13~11 / 25
開幕茶會:2017 / 10 /20 下午四點
藝術家: 黃柏勳,廖堉安
畫廊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三段147巷36弄22號(芙蓉大樓後面,當代一畫廊)

怪奇探險家--60X72CM--壓克力顏料.畫布--2017

邱奕寧、黃柏勳、吳傑生榮獲宜蘭獎 / 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