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7日

2013台灣藝術家博覽會

DM


今年是第三次參加(視盟,AVAT)的藝術家博覽會了,可惜台北場的開幕沒有辦法親自到現場去,這次我分別有《浪漫寧靜宇宙》在台北場,以及《藍色咖啡》在台南場,我認為兩件作品都是我在這個階段很重要的作品,歡迎各位朋友去看,本文是這次展覽的新聞稿,還有我請台北的朋友幫我拍的展場現況。

***
由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視覺藝術協會(視盟,AVAT)主辦的台灣藝術家博覽會(簡稱藝博),今年已邁入第十二屆。自2002年開辦以來,藝術家博覽會即成為視盟的年度盛事,也是每年投入最多心力的活動。今年的台灣藝術家博覽會有別以去年巡迴展覽,於台北花博公園流行館、紙場1918、台南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兩個城市同時開展,由195位藝術家一同跨越地域,展現視覺藝術的多元與活力。此次台灣藝術家博覽會主視覺以點與線的連結形成的面,面與面相鄰形成的正多面體呈現,強調「藝術家」、「人」與「作品」交互形成的關係圈,意味著藝術家博覽會的多元與無限創造的可能,與觀眾共同展望未來多樣的台灣當代藝術。

多元跨域形式,開放平台展出
做為一個開放、多元而靈活的藝術家博覽會,藝博力求將藝術帶入不同產業以及跨領域的可能性,展覽的地點不限於制式的展出空間。一般以畫廊為單位的藝術博覽會機制之外,藝博提供另一種開放的展覽平台,讓藝術家與藝術愛好者彼此交流,也因此,藝術家博覽會特別吸引年輕藝術家的參與、展出,同時成為畫廊業者、策展人、收藏家發掘新秀藝術家的重要舞台。

跨世代攜手,眾覽視覺藝術
展覽分為主題展區及會員展區,會員展區集結了北中南各地196位藝術家,包含何孟娟、徐永旭、莊 普、陳伯義、陳萬仁、黃彥穎、楊茂林、楊仁明、董心如、豪華朗機工等,作品呈現多元風貌,從平面、立體作品到裝置、多媒體、互動等作品,參展者年紀橫跨半世紀,連結跨世代藝術家攜手參與展出,呈現當代視覺藝術的活力與創意。

新銳策展人,我們的城市語境
除了年度會員展區,每一屆的台灣藝術家博覽會都會邀請新銳策展人規畫主題展區,視盟提供自由、無負擔的平台,讓策展人發展新議題;同時延伸視盟致力於培養策展人的新願景。台北場羅禾淋以《都市寄生術》作為策展主題,邀請劉肇興、高俊宏、羅仕東、陳依純、王建浩五位藝術家一同探討對於都市化下,某種迂迴的反抗方式,以此尋求生存的方法。台南場高森信男則以《府城風景:台南的華麗與哀愁 》作為策展主題,邀請藝術家張炳堂、楊熾昌、郭芃君、林書楷、吳氏垂緣(Ngo Thi Thu Duyen+ 林信和、等,其中邀請年輕輩當代藝術家林書楷以及郭芃君,展出其長期對台南風景描繪的創作作品,輔以國際藝術家對台南的人文地景觀察,來和前輩藝術家的藝術成就進行深度的對話。

貼近觀眾,激發當代對話
展覽除提供開放的展覽平台供藝術家彼此交流,並結合藝術導覽、工作坊、座談及講座活動使民眾能在貼近感受當代藝術魅力的同時,也能一同思考關於當代藝術的想像,讓「藝術」成為藝術家與觀眾之間連結的橋樑,激發民眾對於當代的各種思辨與藝術參與。


2013台灣藝術家博覽會展覽資訊:
l   台北場:
展覽期間:2013.10.2511.10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 11:00-19:00
開幕記者會:2013.10.26()14:00@花博流行館
                        2013.10.27()14:00@紙場1918
展出地點:花博公園流行館、紙場1918
台北主題策展人:羅禾淋-都市寄生術@花博流行館
展出藝術家:王建浩、高俊宏、陳依純、劉肇興、羅仕東
l   台南場:
展覽期間:2013.11.0111.10
開放時間:週一~週日 10:00-18:00
開幕記者會:2013.11.2()14:00@台南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展出地點:台南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台南主題策展人:高森信男-府城風景:台南的華麗與哀愁
展出藝術家:吳氏垂緣+林信和、林書楷、張炳堂、郭芃君、楊熾昌

參展藝術家名單:
丁乃弘  牛俊強  王佩瑄  王建民  王建揚  王湘媚  王毓淞  王詩雲  王鼎曄  王耀德  白如伶  朱芳毅  朱書賢      何孟娟  何季圜  何彥樵  余育佳  余信賢 吳心荷  吳其育  吳尚邕  吳芸喬  吳衍震  吳祚昌  吳逸萱  吳翠屏  呂小涵  呂英菖  李民中  李立中  李育貞  李佩璋  李佳駿  李明慈  李思慧  李雲陞  沙彥羲 周怡賢  周建邦  岳羚羚      林月霞  林如慧  林佑鑫  林利津  林志偉  林孟麗  林怡君  林建忠  林彥宏  林柏綸  林淑娟  林翔敏  林雅涵  林義隆  林豪鏘 林慧姮  林慶淵      邱于真  邱燕君  金炫辰  侯俊宇  姜麗華  柯宏棋  柯謹恕      紀紐約  胡采炘      范巧鈴  范如菀  凌渝英  唐唐發    瑞 徐永旭  時光林  袁慧莉  高玉穎  張芳榜  張恆銘  張家鈞  張家瑀  張犁茵  張菀玲  張逸杰  張逸暹  張雅萍  曹育維  梁家瑋  梁家寧  梁寶卿      莊臥龍 莊素真  莊彩琴  莊凱如  莊惠琳  莫嘉賓  許芷瑄  許哲瑜  許家瑜  連正宏  連瑞芬  郭緯豪      陳文立  陳文祥  陳伯義  陳劭彥  陳亞筑  陳佩歆  陳孟岠 陳怡如  陳亭君  陳品蓉  陳彥任  陳柏安  陳虹如  陳香伶  陳傳根  陳萬仁  陳曉朋  陳曉慶  陳燕裕  陳擎耀  彭慧容  曾怡馨  曾建穎  曾柏銘  曾鈺涓  曾鈺慧 温怡芳  黃于珊  黃尤眉  黃文琳  黃士綸  黃品瑄  黃彥穎  黃柏勳  黃莉莉  黃博音  黃楷馨  黃耀鋅  楊上峰  楊仁明  楊茂林  葉佩如  葛以中  董心如    邠 詹玉美  詹朝根  廖孟鈴  廖堉安  趙敦芳  劉育仁  劉紀汎  劉家修  澎葉生  蔡志榮      蔡孟閶  蔡宛璇  鄭婉婉  鄭涵文  鄭農軒  盧俊翰      蕭辰羽  賴久紅  賴新龍  駱麗真  謝怡如  韓秀蓉  簡佑任  簡吟蓁  簡福鋛 羅智信  蘇汶容  蘇修賢  蘇匯宇  豪華朗機工

※最新動態請參考
fb:藝術家博覽會Artist Fair 

2013年10月24日

台南生活(三)



圖為學生時期的租屋處, 從房間窗外看出去的彩虹(對了~當時那個房子, 就在鐵軌旁邊)

三年前的冬天,台南。

那大概是半夜兩、三點,連樓下的貓都睡到打呼的時段,我還在工作室畫圖,旁邊播放的是正巧進行call in的廣播節目,主持人希望聽眾能打進電台,在空中分享美妙的歌聲。

就讀國三的姊姊打通電話,主持人請她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電話的另一端除了她之外,旁邊還有分別就讀小學五年級和二年級的兩個妹妹,想唱的曲目是「老鼠愛大米」。(天知道為什麼大半夜的這三姊妹不睡覺,還能打電話進電台唱歌)

雖然歌聲中偶爾會出現幾聲咿咿喔喔的雜音,但這五音不全的三姊妹,在一陣手忙腳亂之間終於把歌曲唱完了(我也聽得非常辛苦)。

「唱得非常好呢,能不能請問一下,剛才妳們唱歌時,旁邊咿喔的雜音是什麼聲音?」主持人放了群起鼓掌的音樂特效,然後繼續訪問大姊。
「那是我們還不到兩歲的弟弟,他還不太會講話,但是他也想唱,所以跟著我們一起唱歌。」大姊有點難為情的說著。我則想像著弟弟唱得很開心的表情。

半夜畫圖,聽到像這麼可愛的對話,就一點也不寂寞了,我到現在還常常想起這件事。

***


一樣是三年前,一樣是台南。

碩班同學在開山路上開了才藝班。他遇到了當時苦無空間創作的我,將空間隔出一個小角落讓我權充工作室。我總是避開才藝班的上課時間,一個人在空蕩的教室畫圖。

在遠方天空還有淡橘色晚霞的時候,樓下就會響起「嗶嗶嗶~~台南環保車,消息做陣聽~~」的廣播聲,我常提著堆積幾天沒倒的垃圾衝下樓,距離垃圾車的地點,還有兩、三百公尺,就算不需全力衝刺,還是要小跑步才能追得上。

那天下午,快要來不及的我又提著整包垃圾狂奔,旁邊突然有個慘叫的小孩跑得比我還快! 他引起了我的注意,沒提垃圾的人為什麼會跑得比我還急呢? 然後我聽到後面有他老母的叫罵聲「你有才調做你跑,返來你就知死!」(你有本事你就跑吧,回來你就知道好死!!

「阿母~我不敢啊啦~~~」我被那個臭小孩遠遠拋在腦後。

***


又一樣是三年前,一樣是台南。
也一樣在那個三樓高的老公寓才藝班的工作室。

有漫天彩霞的傍晚,街上開始出現下班的車潮,收音機這次是call out節目。電台收到了一封希望主持人能在下午6點打電話到某個辦公室的信件。

K小姐嗎? 這裡是ICRT,我是主持人,M先生寫了封信,希望我在空中念給妳聽。」主持人說著這句話的時後,夾雜著細碎的笑聲。
「可是.......K小姐顯得不知所措。
『在一起兩年多......,很謝謝妳一直陪著我,我多麼希望能夠跟妳共度一生,請問妳願意嫁給我嗎?』以上是M先生這封信的內容,現在請妳回頭看辦公室左後方的入口。」主持人繼續細笑著。


「天哪~~你幹嘛呀~~K小姐完全找不到該用什麼話語形容眼前的景象。

原來M先生跟K小姐是同事,下午M先生請假,主持人讀信的時候,M先生並不在場。辦公室每天午後都會固定收聽ICRT,所以這個時段的節目,K小姐一定聽得到。所有同事,都知道今天M先生要求婚的事。

M先生從左後門推蛋糕進來,原本有著即將下班的急躁氣氛的辦公室,所有人都停下手邊的工作,高喊「嫁給他吧。」

「我........K小姐還是無法說話,電話另端的電台主持人完全不知在這個情境下該如何繼續講話,於是掛了電話,五分鐘的廣告後又重撥。

那五分鐘裡,K小姐激動落淚且無法言語地一直點頭表示答應。
「她已經答應嫁給我了」M先生接起了K小姐座位上的電話,歡欣地回報主持人,還有所有一起收聽節目,等待結果的聽眾。辦公室的全場歡呼。

我在電台的另一頭獨自畫圖,我也歡呼,然後發自內心的祝福他們。


***

延伸閱讀

2013年10月18日

《近晚的月光 / twilight moon light》

近晚的月光  24.6x14.5cm 壓克力彩 2013

(文 / 劍之舞)

這張作品令人想起月暈、心裡泛著蛋黃色的花,以及一陣子前腦中那個故事:

「最張狂的時候最喜歡的女孩子讀的學校後門旁邊有一幢豪宅,宅邊栽著有毒的緬梔,那清雅的香味鑲在月暈裡,淺淺地勾勒想不起來的記憶。聽說她的校園裡,滿植著 同樣的樹,在每一年聖誕夜當日每一個下課鐘響,她們便會衝出教室撿拾花朵,在草地上漸漸地堆起一些樣式,像是愛心之類的。」

***
故事節錄於:http://swordance.pixnet.net/blog/post/32158369

2013年10月12日

藍色南瓜的橘色故事 - 《遙遠靜默-致草間彌生》


遙遠靜默 - 致草間彌生 / Far and Silent - to Kusama Yayoi, acrylic on canvas, 60x60cm, 2013


文 / 劍之舞

就在這張作品閃進眼簾之前,我收到一張來自紐約的明信片。跟我說著在國外的生活是如何地辛苦,時間與體力是如何地被壓榨。沒有多餘的描述,彷彿真的沒有多餘的心力,明信片上面簡潔地記載著紐約的豐富,紐約的寂寞


明信片的正面印著草間彌生的南瓜,經典的黃色黑斑南瓜。

一時之間我不知該如何回應,於是我透過簡易的網路通訊跟對方說我收到明信片了;事實上我也正處於不下對方的艱苦時期:一天睡六個小時,早上幹體力工作,下午開始就是無盡無邊的空虛。於是我不停找事做,運動、接案子、樂器、閱讀、甚至再打兩份工來換取額外的薪水。就某個程度上我很新潮,我是自由業者,而且領的還是微薪水。

收到明信片後的一周裡怎樣也揮不去腦裡那顆南瓜與他充滿血淚的短信。或許離開這個城市會好一些。我是自由的,自由得如同自由的俘擄,下午本來就沒有工作。火車是種可怕的交通工具,其吵雜的聲音就好像是某種工業時代遺留下來的怪物,提醒著我自己那漸趨老舊的思想,在遙遙晃晃的車廂裡再度想起草間彌生那知名的南瓜,然後將自己的意識晃向遙遠的二戰年代。

1945
年的東京大轟炸是人類史上最具破壞性的空襲行動,戰後的日本處於崩壞混亂的狀態,那一年,草間彌生17歲,同年815大日本帝國宣布無條件投降。物價制度瓦解的日本裡,一般人僅能以南瓜維生,還有很大一部份的肥美南瓜甚至是戰後死人屍體的養份所滋潤的……

走出車站,剛好是得以保存完善的日系巴洛克建築風格,像是拍電影一般將所有必需的元素結合成一部作品。搭上車到美術館附近信步,走進一間小小的畫廊,迎面而來的就是一張有著草間彌生影子的作品。從構圖、用色、筆觸,以及一連串藝術家的畫作看來,我相信這是一張致敬的作品:從藍色的南瓜裡長出各式各樣超出語言僅能以畫面形容的。

背景的用色是深淺不同,但都予人平穩情緒的綠色,上面斑駁著對比的顏色。深藍色的南瓜長著藍黑色的點點,但南瓜的形體接近破碎,僅能維持輪廓。各式各樣無法形容的花朵們由深藍色的南瓜裡「迸發」出來!有類似牡丹狀的花團錦簇,有像是海葵般蠕動著生命力的觸手,還有一些像是泡泡氣球般的點點正急著往上飛去……南瓜的內部仍然是南瓜那種美妙的橘紅色。

我想無論生命再怎樣像藍黑色那般地幽鬱,內部肯定藏著精彩吧?

我向畫廊老闆詢問了價格,實在也是一般人可以負擔的作品,只可惜我不是一般人,我如同畫面中的南瓜一樣深藍幽鬱,還長著黑色的斑,或許哪天我也可以迸發奔放出花朵,我也能像那裡面往上飛的氣球一般,那個時候我就能買下這件作品!

其實我想要的只是「處理這件作品的權力」。想著遙遠的他,在地球兩端僅僅為了活下去而辛苦著的兩個人,還有他捎來的明信片上,那顆充滿戰後慘淡卻又餵養無數生命的南瓜……我請畫廊的老闆詢問藝術家那顆南瓜的「明信片印製」,幾天後他告訴我,藝術家希望他的作品能帶給人們力量,他替我印了些遙遠靜默致草間彌生明信片。

「我希望作品能帶給人溫暖,所以我也必須成為一個溫暖的人」藝術家在寄來的明信片上面這麼寫著。我抄起筆,在明信片背後寫下關於這張明信片溫暖我心的故事,我相信藝術家本人肯定也經歷過某段痛苦艱辛的時期,如此他才能創作出這樣子溫暖有力量的作品。在寄出明信片之前,我再看了一眼遙遠靜默致草間彌生

黃柏勳作品《遙遠靜默-致草間彌生》的靈感來源


***
相關連結
http://swordance.pixnet.net/blog/post/38152881

2013年10月11日

【劍之舞與藝術家的翻譯插曲】(二)



浪漫寧靜宇宙 120x120 壓克力彩. 木板  2013

文 / 劍之舞


我喜歡與藝術家合作,因為翻譯藝術家的話語特別難;
深入藝術家創作的脈絡卻特別有趣,兩種特別讓我愛上這種合作方式。
正如黃柏勳所說的,藝術家要有扺抗平均的本能。

翻譯要信達雅,因此需要深入了解藝術家與其作品,
同時為了符合語法,要將藝術家的話語重組再寫;
我個人喜歡特別加上一丁點自以為是的美感,語言的美感。


比較有趣的是 "春光乍洩",我思考了好一陣子該怎麼處理這個譯文。
最後選擇了 "sprung of spring" 來詮釋中文原本的意境。
壓頭韻的方式以及使用spring的過去分詞形態重複疊字,讓我覺得很有意思,
這也正是翻譯樂趣所在!


***

《浪漫寧靜宇宙》  
「浪漫寧靜宇宙」之名源自林夕在《春光乍洩》的歌詞,描述一份遺落在世界盡頭之愛,它有最遙遠的地方總是最會懷念起點的意思。

曾經養過一隻名為「牡丹」的鬥魚,我認為它與我們非常相似,華美的豔紅鬥魚困在漂亮的魚缸裡,就像我們穿著華服困在繁榮城市中。這個故事發生在我初出社會,準備踏上藝術創作之路的時候,當時曾以《跌雷嘻》這件作品來紀念牡丹,而本作品與當時事隔五年,有重新呼應的意思。



***
Romantic tranquil cosmos
“Romantic Tranquil Cosmos” comes from the lyrics of “Sprung of Spring” written by Lin Si. It said there was one love left at the end of this world. This song somehow means the deepest memory always lies where the most remote place is.

I used to have a fighting fish named Peony. Peony is like me, trapped in a beautiful jar with a gorgeous dress, and is like everyone trapped in this prosperous city. The story occurred at the time I was just graduated and ready for the society. Then I chose to be an artist. I painted “Deleshi” for the memory of Peony. This “Romantic Tranquil Cosmos” was painted five years later than “Deleshi”. However I would like to recall Peony with this works, in a different mood.




***
相關連結

http://www.flickr.com/photos/huang_bo-xun/8493557527/

【劍之舞與藝術家的翻譯插曲】(一)



難以抗拒的宇宙 145x145cm  壓克力彩  2013

文 / 劍之舞

我喜歡使用文字,就像藝術家喜歡使用他們擅用的技巧一般;
每一個都是為了再現他們眼中所看見的世界。
語言對我來說是創作的媒介,就像藝術家擅長的媒材不同;
也因此我不只以中文寫作。事實上我也以英文寫作,即便不容易。

翻譯這一篇的時候心情有點複雜,
因為繪畫是一種比文字更加古老的敘事方式;
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希望我也能學會這種古老且經典的表述方法,
我終究沒有做到。

此篇翻譯我做了些許更動,為求符合英語這個媒材的表現方式;
我們常常使用不肯定的語氣,在英文裡這卻非常少見。
因此在翻譯時將所有不肯定的語氣都修飾掉了。


***

《難以抗拒的宇宙》
常認為「宇宙」是包容性最廣闊的名詞,它涵蓋我們所能觸及的生活範圍和視野,也象徵高度地自由和豐富性。儘管當代繪畫已經被多次宣告「繪畫已死」,但我仍相信這個在人類文明裡,比文字更古老的文化脈絡,所蘊藏的寬廣可能性。

求學階段開始,就不斷研究關於抽象與非具象繪畫的各種淵源,它們是最關注「自由」的繪畫類型,而這個特性總是讓我感到迷戀,這件作品的主題除了探討對自由度的追尋,同時也試著詮釋我自身與所處環境的相互關係。


***
An irresistible cosmos

It’s generally considering the universe is a term that contains everything. It includes every aspect and detail during our daily life. It represents the liberty and abundance. In contemporary art field, painting may be regarded old fashioned, however I still believe in the possibilities of painting, which may talks more than words and language.

It’s generally considering the universe is a term that contains everything. It includes every aspect and detail during our daily life. It represents the liberty and abundance. In contemporary art field, painting may be regarded old fashioned, however I still believe in the possibilities of painting, which may talks more than words and language.

***

相關連結
http://www.flickr.com/photos/huang_bo-xun/4372131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