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7日

2012年MSN暱稱


2008年以來,我就有把msn暱稱留下來的習慣。至今已經第5年。

說好要寫日記的習慣卻一直斷斷續續,想說假使將暱稱留下來,多少可以幫自己記得那個時間點所發生的事情。在msn瘋狂盛行的年代,大家幾乎每天都會更新暱稱,我們可以輕易地從暱稱裡,知道這個聯絡人的近況,無論好壞,舉凡失戀、咳嗽、被老闆罵、中獎、半夜被蚊子叮等各種雜事,都能在暱稱裡窺知一二,記得大學時期有個瘋狂的朋友,把每天寫出的一句話串起來,竟然變成一本值得期待的連載小說,變成每天我開了電腦後必讀的功課。

後來出現了FB,我也持續在經營這個部落格,原本msn暱稱被FB取代、日記則被部落格取代。FB動態更新得快,看的人點個讚,我相信在大部分的狀況裡,許多人只要瀏覽過就按讚,當視線跑道下一則動態,很快就忘記上一則在寫什麼;FB的出現也威脅到部落格的空間,畢竟現在喜歡好好寫篇文章和好好讀篇文章的人,確實是越來越少了。

從不在這種公開的網路平台裡,公開太多私事(例如:家務事、感情事、傷心事......。)但看著累積一年又一年的照片和文章,卻也多少能幫我串起這些過眼雲煙的生活。這些暱稱有些來自當時的心情、有些是歌詞或書裡的某一句話、有些則暗示著生活中發生的小事,只有我和當事人知道。據說2013年開始,msn就要關門大吉(哀呀~msn可是陪我度過多少個青春的軟體呀)不確定這個「msn暱稱」專欄可以再持續多久。

你還記得2012年許下的新年新希望嗎? 你完成了嗎? 你在這一年裡獲得了什麼? 又失去了什麼? 得到的東西還滿意嗎? 失去的是否有辦法彌補?2012對我來說是充實豐富的一年,卻也是美中不足的一年。老天爺讓我發生的許多事情,都讓我無法確認這樣的事情究竟對我日後的人生,能有什麼影響或啟發。

歲末囉,新年快樂。

歡迎大家在下面的留言板裡面,告訴我你的新年新希望,明年此時我們再來看看,你完成了沒有,或者你在2013年得到又失去了什麼。

***
2012/01
練習空白
在以前,當一個人心裡有個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會跑到深山裡,找一棵樹,在樹上挖個洞,將秘密告訴那個洞,再用泥土封起來,這秘密就沒有人知道。(2046)
低迷
給我

2012/02
也許有一天真的無法撐下去,但至少我們心裡都知道,曾經不願放棄的勇氣,是多麼得來不易,真實、又珍貴。
跟我去遠方。
speak softly love

2012/03
多餘
STRANGER

2012/04
先說開口的那個人總是比較堅定,我不需要多餘的關心。
想把個展名稱改成強到爆炸!!!
我要集滿七顆龍珠

2012/05
我要全壘打
本週末在台北喜來登飯店908號房有小展~看到我時請大聲喊''帥哥我愛你!!''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我最最相信,其實每個人都一樣,在尖銳的寂寞中會想念狂歡,而在綿柔的歡欣中緬懷孤寂.。(謝暁昀)
為了美,我要重新進入這個世界,再來一次有血色的人生。(燕子)
藍色咖啡和玫瑰色晨光

2012/06
來自我 / 來自你

2012/07
我的來日 / 你的方長
不要對不起 / 微笑是強顏歡笑?
籌碼
2012/08
今夜請別跟我說話
我不是個隨便的人,但隨便起來根本就不是人 - 熱狗
又有誰能在乎這一丁點細小的聲音?

2012 / 09
Dear September
草妹仔弄雞公,雞公仔死翹翹。
活著是種修行。

2012 / 10
如果我是個小女孩 , 我希望我可以成為瑪丹娜 , 就像我的粉絲一樣(瑪丹娜)
太認真

2012 / 11
差不多<-->差很多
忽見陌頭楊柳色
一直凹進去

2012 / 12
December Night
豐盛 / 爆肥
好好去愛你身邊的人,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王眾平)。


2012年12月17日

《微笑爆炸(瓶)》




作品名稱:微笑爆炸(瓶)

創作媒材:複合媒材(玻璃瓶、壓克力顏料屑、數位貼紙書出、軟木塞)

創作說明
藝術家除了創造作品,必然也在創作過程中留下相關的「附屬物」,例如:用剩的顏料瓶、筆毛脫落的畫筆,隨著時間逐漸損毀或氧化的調色盤或筆洗。它們可說是種消耗品,燃燒自身的生命以協助藝術品誕生,隱藏於完美作品背後的推手功不可沒,我不願將它們稱為無用的「垃圾」;而將其視為創作之「附屬物」。

近年來,我的創作媒材以壓克力顏料為主。水溶性的壓克力彩色感薄如蟬翼,卻在乾燥後凝成膜、結成塊,留下造型奇特的塑膠碎屑。還記得第一次接觸這個相較於油彩或水彩相對年輕的新媒材,這種輕薄的塑膠特性讓我相當訝異,也相當興奮。

據說每個創作者在開始創作之前,都會有些特別卻專屬個人的「儀式」,例如:打掃洗廁所、將顏料排列整齊、誦經念佛、洗澡、挑音樂、拉筋抬腿......等等,這些動作簡單卻私密,打聽到身邊的藝術家究竟是用什麼樣的儀式讓自己進入創作狀態,似乎也成了我們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我的儀式是將前晚創作後,已經乾燥卻還留在塑膠調色盤上的壓克力屑刮除,這樣的動作除了能清理調色盤,整出一個新的調色空間,也總是有辦法讓我的心沉澱平穩,開啟新的一天的創作。我將這些刮下後的壓克力屑收集成瓶,擺在工作室裡。對我而言,它們是作品得以完成的證明。

2010~2011年間,我以《微笑爆炸》為創作主題,我不確定是否該將蒐集些壓克力屑渣的動作,定義成「創作」,但不可否認的,這個微笑爆炸瓶恰為這兩年的創作階段所留下的證據。





瓶子完成前 , 在工作室的場景

瓶罐上頭貼紙的製作必須用到電腦
video

2012年12月15日

請尊重創意,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本文轉載自Facebook上面強占民宅藝術工作室的粉絲團 : 

***

最近民宅發生了一個事件,希望各位同業如果認同我們的看法,請廣為宣傳,把這件事情分享出去。
這個事件雖說稱不上糾紛,感謝FB的私訊對話有紀錄的功能,過程中的談話我們全部都有完整記錄下來,包括時間日期。

為了不添加主觀的渲染色彩,我將對方業主與我們民宅代表的對話全部複製下來。都以代號簡稱,電影公司代號:「電」,民宅代號:「強」。而倘若任何同業對此事有疑問想要更進一步瞭解,或者想知道究竟業者是哪一家電影公司,也歡迎私訊民宅,我們都將為您答覆。

事件過程我們放在本文的第三段。

***
***
想說的事情如下:
1.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當我們報價給業者,業者又沒有表示任何意見,那我們認為他對價錢是完全同意的。當業者在沒有討論金額,又立刻要求我們進行草圖繪製並限時完成,那我們視為他已經同意整個工作可以進行(我們這行很少有下單的動作,尤其我們只是私人工作室)草稿的繪製我們視為整個工作進行的一個部分,而非額外附屬,草稿當然也要錢。

2. 我們花了時間畫草稿,儘管只有短短數個小時,但對我們來說,時間就是成本,既然我們付出成本,當然得得到報酬。

3. 業者得到價格並收到草圖之後,經過內部討論,才決定不畫了,這讓我們原本已經因這個案子而調整過的工作行程全部打亂,這在我方也是成本的損失。

4. 就我方的經驗,曾被其他業者要過草圖之後找更便宜的畫者代工,也曾被其他業者拿去跟別的單位競圖,這對我方而言,在成本與創意上,都是莫大的傷害。

5. 請尊重創意,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
***
·  對話開始20121126

22:20
電:你好
強:黑,你好
你要討論壁面彩繪的事情嗎,不介意的話~我先去洗個澡再回你。另外~明天要大早起, 所以可能沒辦法跟你久談~,你可以把你大概的想法先跟我說嗎
電:等你講完電話我打給你(注:對方打電話來時,民宅幹部正在講電話,對方是插播)希望呈現的是比較偏童趣一點的,大小大約180x160cm,但不會全滿,麻煩估價和抓所需時間,明天在電話連絡,麻煩了。
哈力
0975xxxxxx
對了,忘了說,是兩面牆
(注:當晚對方跟民宅幹部通過電話後,傳了兩張照片給民宅幹部,希望幹部以該照片風格繪製壁畫)
強:你給我看的作品,是妙工俊陽的作品,FB上打這個名字可以找到他。他是我們的前輩,也很有名,同時也是跟我們有私交的朋友。
你說的尺寸面積以我的速度約1~2天可以完成,請問作品需要先畫草圖跟你討論嗎?或者直接以這圖片的內容即可?
我的收費行情是每坪7000~10000(含材料),這個圖像不難,所以每坪6000~6500(不足坪者以一坪計),你也可跟妙工接洽,或許他有不同的想法。

·  12月7
電:你好,我是電影公司,我的電話,0975315394。哈力(注:隔了10天後,電影業者才進一步來電回應,並說明這次的case主要是場景繪製。跟民宅幹部約了時間到現場看場地。場地看完後,對方要求草稿繪製,民宅成員請對方將所希望完成的風格傳照片過來參考,並進行繪製)

電:廟旁改成這種風格(附圖)窗也可畫(附圖)
水果攤以這張圖左邊為主要風格取向(附圖),配色以這張來做(附圖)麻煩明天請給我草稿 感謝你。哈力
0975xxxxxx
強:好!
強:(時間為隔天早上)草圖(附草圖兩張)~我週五早上就會過去畫唷。另外, 我有聯絡黑雞, 我週六會帶他過去一起畫, 這樣子完工的速度會更快~至於金額的部分不用擔心, 就我跟他算就好
昨天我們談的是總共33500金額不高, 工期也短, 所以通常沒有收訂...
不過,通常我們大概都是畫完之後就拿現金, 如果要轉帳的話, 則以完成日算起不超過3天為主,這樣子OK?
電:我明天和你聯絡
強:~
電:我需要討論一下
強:~!!會等你確認之後, 我才去買油漆等材料唷!!先去睡了~掰囉
電:ok
電:(隔天)hello,抱歉抱歉,今天太忙碌忘了和你說,目前先不用畫,有需要我再和你連絡
到時後再麻煩你。感謝。哈力
強:不客氣~~不過還是要跟你說,因為我已經畫草圖了~也花了一整個上午的時間。所以還是得跟你收草圖的費用唷,兩張草圖跟你收2000元。
大概得稍微跟你解釋一下,因為當初你要我畫的時候, 感覺很急, 也要我昨天就立刻給你草圖
在以客為尊的立場上, 我覺得願意給你方便所以昨天留了上午的時間給你。這個部分本來就有涵在壁畫的工資裡面~既然壁畫取消~草圖的部分還是得跟你收費唷。
這是我的郵局帳號(附郵局影本圖片)~請你在下周二之前, 轉帳給我, 並且給我個訊息讓我去確認一下囉~感謝你。另外~草圖的檔案雖然給你了~但草圖仍舊是有包含創意在裡面, 扣掉創意其實我們也跟一般的工人無異 , 所以稍微提醒你, 草圖恐怕得請你別再做另外的使用唷~
電:我想確認一下 我們當初有切到草圖的費用嗎?
強:~事這樣的, 當初我估價的時候~你就有跟我說要草圖, 所以我有把草圖的費用算在估價裡面~~所以當時總額跟你說33500(當天現場就有講了)然後你也請我昨天把草圖給你~等於說我也花了些時間來進行草圖的繪製 , 這些部分對我來說都是成本的考量唷 (更別談我推掉了昨天早上跟這個週末的行程)
電:總額我知道 我也清楚草稿是必須花時間的 但這畢竟是金額的支出 我必須要告知上頭 因為當初沒細切費用的產生
強:~你明白就ok~因為當初你完全沒有再費用的部分提出任何問題~所以我當作你完全沒問題在處理(至少我在過去的經驗是如此)
~你跟上頭慢慢討論吧, 下周二(扣六日後三個工作天)前把金額匯給我即可~我先去睡覺啦
電:這麼說好了 我每次都會和廠商講好遊戲規則才算買單 因為通常試做或是打稿我沒收過任何費用 除非廠商一開始有講清楚那要不要執行要不要花費當然我們就得決定 所以現在你這邊提出要收費 我真的不能保證。我不是在推托 我只是想把事情講清楚 因為這關係錢
強:~我明白~ ... 可能你的遊戲規則跟我得不一樣因為我們之前吃過類似的虧~甚至有人拿我們的稿子去找便宜的工人或學生來畫。我們提出了創意跟草圖, 卻血本無歸 ... 這種事情我們都不想發生第二次~相信你事美術系畢業, 你也能理解
電:瞭解 我以為你給我的草稿會只有線搞
強:其實真ㄉ打算給你線稿, 但一方面想說讓你做配色確認, 另方面也是我們這邊拿出誠意。另外~即使事線稿, 我還是會收草稿的錢。
電:我理解,但不能用同樣是美術系畢業就會有同樣的同理心,我能體會創意,但我們畢竟是不同行業,考量的事情不同,所以才需要定遊戲規則。
強:你理解就OK了,因為我們之間並沒有交情, 我是把它當工作在處理。所以我沒有做白工的理由, 我想傳達的是這樣的意思
電:我會提這件事情,但如果先前有說會收費,我們一定會定奪需不需要執行這件事情,結果怎樣我明天在和你說好了。
強:~
電:你先去休息吧
強:你也早點休息!! 晚安
(隔天時為1214日,對方並無回覆,於是民宅幹部主動在1215日向對方詢問。)
強:後來,請問你有跟公司的人討論過了嗎?我昨天沒有等到你的答覆,所以來問一下後續。

電:sorry 最近比較忙,我忙著趕東西。忘了和你說,這筆帳討論過後 公司沒辦法支出 承如我先前提的那樣,因為沒有先講好,因此不能支出。造成你的困擾 ,和你說聲抱歉,但你的設計我絕對尊重,絕對不會使用,希望之後還有機會合作,抱歉了

強:沒問題~我明白了說實在話2000元其實不多~我不可能因為這樣子而富有 , 所以我也不會跟你計較這個另外~我只是個私人工作室,不是公司行號,所以也沒有那個能力跟你們爭個輸贏。只是,日後遇到類似的事情我將提醒自己更小心,另外,也會提醒我身邊所能遇到的同業,請他們小心類似的事件。

(接著對方就人間蒸發了...


2012年12月13日

《強占恩仇錄》 / 展覽花絮

藝術家雜誌上的廣告頁
無庸置疑,《強占恩仇錄》是強占民宅成立至今,最完整的展覽。幾乎把所有還在手邊可運用的作品傾巢而出,做一次完整的規畫和呈現。感謝高苑藝文中心給我們這樣的機會,從聯絡、文宣廣告刊登、佈展撤展都相當用心,對於一個沒有美術系的學校,能夠做到這麼完整且細膩的地步,我除了感佩,更是推崇。

藝文中心的主任,同時也是高美館前館長的李俊賢老師鼎力相助,在此也不能不提。座談會當天除了俊賢老師,藝術家黃志偉和拉馬˙默提斯也提供創作上許多新的啟發和寶貴的意見,可說是自脫離學生身份之後,重新在校園獲得養分,我想,學術展的主要意義也是在此。

《強占恩仇錄》一展除了展品完整,也是我、黑雞先生和林書楷三人近兩年在強占民宅創作階段的最後一個展,此展結束後,應該短期內較難看到以我們三人為主題的聯展,展期到2013年的111日,也歡迎各位朋友可以跟我們約個時間來看展聊天。

相關連結
《強占恩仇錄》 / 楔子
《強占恩仇錄》 / 塵世三遊俠的快樂

***
《強占青春》相關連結

***
強占民宅相關連結






不誇張 , 連來幫我們運送作品的王大哥也相當專業

開幕當天的盛況 , 超多學生的 , 簽名本被簽到爆炸
這次的展品以2011年至今的作品為主

這區有點像是我的小型個展 , 全部都是新作品

黑雞的作品仍是那麼噁心且霸氣

書楷的戲台頗受好評 , 應該還會再發展下去
最後,我們也不免俗的拍張強占民宅系列展覽固定姿勢的合照。
在此順便附上其他相關照片 , 做為回顧

2012年12月11日

公德心


輕聲細語  19x78cm  壓克力彩. 滑板  2011

勿對號入座,本文提到的狀況純粹是我所觸及的生活所感受到的現象,或許無法指稱「全部」或「都」,但絕對稱得上常見,至少足以引起我的關注。倘若您為本文 所提及的某一類人,卻沒有發生我所提及的任何狀況,那麼我由衷對您的公德心表達感謝,也請您當作本文是一個井底之蛙的無理取鬧。

***

小時候,老爸脾氣大,在火車上只要我們哭鬧,不免遭他責備。兒時記憶裡,進出公共場所輕聲細語似乎不僅是常識,也是生活習慣。

長大後,搭車的機會多了,卻發現車上那份人際之間保持安靜的默契不見了,除了無法避免的嬰孩哭鬧聲,或特殊狀況(例:過動兒或某些精神病患者),大部份的人拿起手機就高談闊論,仔細從他們講話內容來了解,這些人的成份有自恃高的外國人、講英文(或外文)的本國人、高知識份子、揮灑青春的高中生,當然也有 教育程度也許沒那麼高的人(細語呢喃的情侶們一般來說不在裡面)。

他們的共同點,許多似乎話題都不是現在非講不可,簡直像在賣弄自己擁有手機使用權似的。

另外還有一類人,不講手機,卻還是讓人抓狂。大部分跟上面重疊,當然,也包括明明懂事卻裝死的小孩、陪著小孩瞎起哄的大人(包括管不住小孩和沒在管小孩的)。

最近我對「公德心」這件事情非常的在意。鮮少出國的我,常誤以為除了台灣以外的所有國家 (並不特指哪一國,但日本人似乎稍微好些),在圖書館、書店、大眾交通運輸工具,甚或電影院等地方,是習慣大聲說話的,這情況由以歐美國家的人(包括各種 膚色)最甚,直到常在國外居住的老妹,告訴我這些洋人在他們本國,其實彬彬有禮,才讓我恍然大悟:原來他們都清楚在公共場所得保持安靜的道理,只是在台灣,大部分的人都崇洋,所以他們可以揮霍其優越感,特別大聲的在公眾場合賣弄外語(母語),生怕大家不曉得他是個外國人。

這個狀況我在那些陪在洋人身邊的台灣人身上找到印證,原本總是輕聲細語的台灣人,伴在洋人身邊時,嗓門總是特別大。另外,就讀外語學校或從洋回國的台灣人 (總之就是外文很溜的台灣人,包括學生,甚至兒童)也特愛在公共場所大聲喧嘩。我常在想,這些能夠使用流利英文的台灣人,應該都受過高等教育(是說現在的大學生滿街跑,應該幾 乎都受過高等教育),怎麼會不明白在除了遊樂場之外的公領域該輕聲細語的道理?

事實上,台灣人也不見得安靜,特別把 「外國人」或「使用外語的本國人」拿出來講,是因為常想到很多國外族群總愛控訴自己被種族歧視,或因相對上的少數而被排擠。但據我所知,台灣相對於他國,應該是民族性較溫和,歧視或排擠程度也不算高的國家。既然如此,希望你們踏在我們崇洋的國土時,除了享受那份優越感,也能夠多份尊重。

這種狀況在大眾交通工具上最為嚴重,尤其是台鐵。台鐵停的站多,每隔幾分鐘就有旅客上下進出,找位子的、打電話找親友接送的、放行李的、哭爹喊娘的無奇不有。無奈的是,我們為達目的地,無法選擇離開車子(書店或圖書館或許較能離開「音源」)。大部分的人選擇息事寧人,寧可忍受被吵雜的不安寧,也不願開口制止噪音的干擾(該說這種民族特質是「奴性」過重,還是過度「尊重」其他旅客?)忘了自己也是買票上車的,也享有安靜的權利。少部分的人會出面制止噪音,但無法避免的 或許是迴蕩在空氣裡的尷尬。

朱少麟在《傷心咖啡店之歌》寫下的這段話一直讓我印象深刻:「這片燈海像是一群蟑螂,它們光滑的翅膀在夜空下反射著光芒。」海安開口了,「有名的包德瑞實驗,你們聼過吧?把一群蟑螂養在封閉的巨瓶中,給養充足,讓 它們自由繁殖。蟑螂越繁衍越多,就在瓶中給更多的水和食物,唯一不變的是瓶子的大小。蟑螂多得太擁擠了,一層層叠著生活,但是給養並不匱乏。結果呢,蟑螂 全退化了,它們的翅膀薄弱,智力減退,喪失了原有的大半行爲本能,但是它們並不死,還是繁殖,頑強地延續著全體的生命。最後包德瑞斷定,因爲缺乏空間,這 些蟑螂全退化成了白癡。」

「這個城市的罪惡在太擁擠,擠得沒有了空間,大家就更無所不用其極地爭取空間,但同時已經遭遇到思維上的窄化與心靈上的退化。所謂地盤之爭,所謂價值觀上的異化,都是源由於這擁擠。要是離 不開這城市,要是學不會在形而上的跳脫,要是再擁擠下去,結果會是不可逆的腐敗。看這群蟑螂!搖撼著它們的翅膀,群聚棲息,自鳴得意地繼續繁衍,繼續增加 擁擠度,繼續加速物種的滅亡。」

會造成如今人際之間的擠壓狀況,除了手機之外,因為科技的便捷造成人際的物理距離縮短(也就是人口密度,或文明進步所造成的人際之間的互動增加)應該也是主因。有時候我會反過來想,或許我們從來沒有因為普遍的教育水平提高而順便提高了公德心,只是往昔的年代不像今天需要那麼多的連結,所以大家能夠比較安適的活在自己的生活空間裡,不必擔心越界而造成對他人的困擾。

現在,既然我們都無可奈何地活在這個相對擁擠的現在,能否容我在此呼籲,讓我們一起拿出公德心,在不讓自己難受的範圍裡,無論是言語、行為或音量上,盡量不妨礙別人。

2012年12月10日

《跨界談旅行、人生大不同》


這幾年東奔西跑的我,又怎麼能想到有天竟然會在像交大這種高級的學術殿堂,分享這種兵荒馬亂的生活狀態?這次受邀到交大進行關於創作和旅行的論壇,我打算將這幾年的創作心得,以及到各地進行展演活動的種種,做一個簡單的分享,主要想談自2010年起,關於經營
「強占民宅」和參加「新台灣壁畫隊」所做的一切,歡迎大家來一起來聊聊天。關於論壇的詳細內容,我將在論壇完成後詳細在這個部落格補上。

***

題目:《跨界談旅行、人生大不同》
內容:創作,是一種滋養,它結合了不同的元素,變成一首歌、一幅畫或是一篇文章。林懷民說:「年輕的流浪是一生的養分!」而這些養分,更可能是每個人成長茁壯的轉捩點。瘋城部落交大論壇特別邀請到歌手、作家、畫家,三個不同領域的人,和學生及竹科朋友談談「自己如何與旅行結緣,旅行又如何改變了自己」。
生命豐富的人,更能夠創造出感動人心的作品,用心體會,人因此而不同。

講者介紹:

羅晴,女,臺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畢業,在2009年參加由台視所舉辦的歌唱選秀節目超級偶像第四屆,為本屆七強成員之一,在2010年4月10日本屆十強決定賽中獲選為當集MVP,並獲得7-WATCH雜誌專訪,於2010年6月12日誰是第七名的比賽當中成為該屆第七強。

黃柏勳,畫家,來自高雄。近期個展有
2012 《微笑爆炸─黃柏勳個展》,102藝術空間,台南,台灣
2010 《既豐富又寂寞─黃柏勳個展》,金車文藝中心台北館,台北,台灣
2010 《異常豐富─黃柏勳個展》,BIG APPLE心靈燒烤,台北,台灣
2007 《錯置─黃柏勳個展》,屏東教育大學藝文中心,屏東,台
2006 《漂旅與暫存之間-黃柏勳個展》,屏東縣政府文化局,屏東,台灣

吳孟霖,作家
交大電信、台大電信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交換學生,2003年前往韓國首爾參加AIESEC亞洲區年度大會,從此展開十年的旅行生活,2006年前往土耳其志工服務,寫了一百多篇文章,並整理成《土耳其進行曲》一書。喜歡旅行,視旅行為生活的一部份,喜歡攝影及寫作,希望用親身經歷,讓更多人看到生命的故事。理工出身的他,有著文人氣質的熱情,至今已完成七百多篇文章,內容涵蓋旅行、文化、管理、藝術以及當今社會成功人士的經驗談。

近幾年來寫作重心轉往在地故事,2009年前往莞爾小島──馬祖,和在地人互動、紀錄,並在2011年出版第二本書《原來,我們都忘了馬祖》並在2012年獲得墨刻入選為台灣百大旅行家。他相信,透過分享、反省、思考,能夠沉澱心靈,亦能感動人心。至於什麽是旅行的意義?他覺得那是一種認識自己的方式。人只有在學會孤獨時,才能面對最真的自己,也只有在孤獨時,才能看清楚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秘密。無論遇到什麽困難,都要有勇氣和毅力走完全程,因為過程才是最美麗的。

2012年12月1日

這樣就好



日本知名的設計師原研哉在對無印良品的形象、海報與產品做設計概念時,曾經提出這樣的設計態度:簡潔而不簡單, 通過簡潔來尋求生活的「基本」與「普遍」,進而獲得更大的可能性。於觀眾而言,這同樣可以是一種生活中的謙和之樂,「這樣就好」,而非「這樣最好」。

原研哉為無印良品做的海報 A

原研哉為無印良品做的海報B

在「這樣就好」和「這樣最好」之間,似乎存在著會讓人產生混淆的模糊地帶。一般來說,「最好」包含了「就好」,而「就好」卻不見得會是「最好」。

這裡講的概念應該是「設計」,不見得是「藝術」(為什麼不能是藝術?

***
曾經著了魔似的不斷想畫出完美的漸層色塊,於是用盡一切的方法來嘗試,無論刷、印、染、疊、噴......,只要可能達到接近完美、無人工筆觸的漸層,我就會費盡千辛萬苦的練習,這些練習除了在技巧上的探索,我還特別找了各式的筆(包含各種品牌的尼龍筆、毛筆或水彩筆)、畫布(包含手邊所能接觸的各種棉布、仿麻、半麻或全麻布)、顏料(各品牌壓克力顏料)和打底劑來嘗試,甚至找了畫技出神入化的高手來示範給我看。也就是說,儘管明明知道材料或技法不見得是藝術創作最需在意的本質,不過為了追求那種接近無垢的視覺效果,我還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朝這個方向前進。

過程失敗了好幾次,經過無數的練習後,開始出現了些微的成果。先是從某些顏色或某種品牌的顏料能夠出現無暇的完美漸層,逐漸進步到幾乎所有的不透明色都能達到這個效果,甚至到了後來,連全透明色或各色混合也都能辦到。就像鐵杵磨針似的那種漸進式的成功,雖說每次看到親手畫出的漸層不見得會讓我感到興奮,但迷人且細膩的色階總是能讓精神一振。

左圖為一開始畫出的漸層, 還有隱約筆觸 , 右圖為隔了半年後將漸層修改至完全沒有筆觸的狀態

「倘若你在我的作品上面看到筆觸,那是因為我目前還沒有能力畫出完美的漸層,而不是故意要把筆觸留下來。」記得我曾經在展覽時,對前來欣賞作品的觀眾說過類似的話。不過,或許是因為熟能生巧,而逐漸變得乏味,也可能是認為這樣的表現有點流於賣弄,畫出完美漸層的興奮感隨著技巧的成熟而逐漸轉淡。我甚至開始想要將這些完美漸層,以工整的筆觸取代。將細膩流暢的滑順漸層以較不費工的小筆觸取代,似乎有種「偷懶」之嫌,這也是對作品要求完美主義的我,過去一直無法忍受的。

當這個想法浮現出來之時,我發現筆下的圖象早已排列著工整的筆觸。對照近年來每個階段作品面貌上的差異,在這些細小的變化裡拿捏究竟要將「完成的面貌」停留在哪個點上,流暢的漸層華美好看,但留些筆觸也似乎讓畫面產生某種手工感和溫度,讓人(至少是我自己)感到親切一些。回想創作過程的種種,在追求完美的漸層繪製過程裡,心中似乎隱約出現了一句話:「到這裡就可以了,不需要再走進去,停在這裡也不錯。」那是個稍不注意就會遺失或錯過的微小聲音。

在能夠畫出完全沒筆觸的漸層後, 卻反而想追求流下細微筆觸的色面, 保留手工感

 原研哉「這樣就好」的觀念原自設計,強調的是功能性或是某種生活態度;相較之下,雖然同有「創造」的成分,以無功能性為出發點的藝術,卻更著重於自我內在的探索、認識與追尋。

本文以「完美漸層」為例,來思索我和作品之間的關係,似乎有流於「形式」或過度著重「技巧」之嫌(恰巧這兩個似乎是最被當代藝術所詬病或認為不重要的)。但我想討論的是,藝術家如何看待與認定他自己的創作,將筆下即將完成的彩繪畫布定義成「習作」或「作品」;以及如何定義其作品正處於「完成」或「未完成」或「過頭」得哪一個階段。在這些問題的各種確認裡,藝術家也隨著其生活狀態、成長環境與當下心境而有不同的答案。

現階段的我,相較於追求極致完美卻讓自己屏氣凝神無法喘息的畫面,更在乎一種「適可而止」的閒淡空間。

***
參考資料 :
原研哉的設計 
雖然看不懂 , 可是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