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8日

強占民宅 / 後民宅時期遇到的第一個現況

民宅唯一一屆,也是最後一屆的尾牙,熱鬧到爆炸

在強占民宅草創時期 , 我跟黑雞每天很辛苦到那邊創作 , 無論風雨

「強占民宅藝術工作室」(以下簡稱民宅)大概是我使用過多達十幾間工作室裡,用得最愉快的。在民宅跟黑雞先生共同創作的日子,幾乎可說是我這輩子最快樂得一段時光。我們一起經營民宅,在過去十幾個月裡,它從原本的廢墟老屋,變成一個上過報章雜誌、網路媒體、婚紗照或藝文新聞的空間。

這裡除了是工作室,也是招待所。除了藝文界的好友,也有許多粉絲慕名而來,甚至在Facebook上面成立了粉絲專頁。除了不定期的「民宅火鍋會」之外,我們也辦過春酒、尾牙,甚至員工旅遊。

如今,因為立場不同的問題,它的權利所有人「國立台南大學」決定將它收回。這個空間即將在2012年的7月底宣告終結。立場而言,校方相當合理合法。只是我身為這個空間的發起人,掛名「參謀總長」,雖然目前已經將創作重心移到高雄,仍舊對它有著深厚的情感。對於它的結束相當不捨。

最近,掛名「總執行長」的藝術家''黑雞先生''它在民宅附近的塗鴉(這些塗鴉也算是我們民宅的作品之一),被校方以「即將於5/2日舉辦藝術季活動,會有長官高層來參加開幕,塗鴉有礙觀瞻」的理由希望我們將塗鴉塗掉,網路上許多的朋友幫我們發起了「連署支持 " 台南街頭藝術者-黑雞先生 "」活動來力挺,也有學弟在他的部落格發表文章來支持,身為這個空間的的主人之一,相當感謝。

因為我也是空間主人,沒有立場在這不合法理的狀態下,大呼小叫或者煽動情緒,卻又希望自己一直以來苦心經營的空間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以下附上相關活動與文章聯結,希望各界好友可以一起支持。
來我們的粉絲團或者到臉書活動上面按個讚吧!!




2012年4月24日

新台灣壁畫隊 / 橋仔頭白屋社區 - 2011 藝術介入空間計畫

白樹社區的藝術介入空間計畫,是在2011年就進行,隨行的杜小姐忙著拍紀錄片,終於在最近完成剪輯。整個活動完整的過程如影片,以下也附上相關聯結。

2012年4月15日

無盡的愛和微笑 / 《微笑爆炸 - 黃柏勳個展》展覽自述

快樂星球  110x110cm  壓克力彩  2011


事實上,張馨之在如此溫柔蔓延一文所寫的也許不盡然正確。在南部自成一格的生活圈,緊湊充實,卻不是那麼穩定。或應該說,「不穩定」已經變成某種常態,所以可以解釋成「穩定」。

2010年至今的幾次個展和發表,我討論由個人生活所延伸出與外在環境之間的相互關係。關注的重點在於「豐富」和「寂寞」兩個相互並存的主題。《既豐富又寂寞》(Rich but Lonely)表現自2008~2010年間,台北生活的思考和感受。在那個總是潮濕陰冷的擁擠盆地裡,我們看到異常豐富的人文和資源、華美卻輕薄的色彩也感受到人情的溫暖和現實,以及渴望擁抱卻又害怕相互靠近的寂寞。

2004年開始,工作、駐村、學業或兵役之故,平均每半年搬一次家,這些年來住過最久的窩僅有10個月,在壽山上的部隊裡。就算停留在同一個城市,一年內換兩三個工作室也是司空見慣。離開台北是在莫拉克風災的隔天,滂沱的大雨讓台鐵、高鐵都停駛,僅剩中山高上的客運巴士走走停停,原本4個半小時的車程,硬是花了快一倍的時間才走完。當年回到南部,是因為有了新的工作規劃。原本想說,這次總算可以在同一個都市待久一點,而沒人知道的是,隔了半年,所有的規劃就全部都因打亂而終結,隨之而來的是一段不停變動且不順遂的生活。

前些日子祖母過世,家中的氣氛相當低迷。十來天的服喪期間裡,每天都跟著和尚進行誦經活動。告別式的前一天,禮儀師正在做最後的化妝梳洗,家族的成員也在過程中輪流對祖母說最後的幾句話。總是嚴肅寡言的大姑媽抱著祖母的頭顱,掉著淚在她耳邊輕聲說:「阿母,妳就好好跟著菩薩走。我愛妳,我永遠愛妳。」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親耳聽到平常不把愛掛在嘴邊的台灣人,用閩南語說出「我愛妳」,沒想到竟是在這種生離死別的場合。

總是能在電視上看到大聲疾呼「愛要勇敢說出來」或「愛要即時」的音樂或電影,也能看到緋聞的男女主角最後不歡而散,或原本幸福的家庭因債務或第三者因素燒炭自殺。相較這些訊息,大姑媽在祖母靈前的最後告白,不知該說是最深沉的內斂,或者為時已晚。不過,在這個情感不知該說浮泛或扭曲的世界裡,我們仍舊能在許多微小角落感受到愛的光輝。

一直很希望我的作品能夠充滿「愛」。大學畢業至今住過太多地方,遇過太多人,經歷過太多故事,在身上、旁邊不斷地發生。生活雖非那麼多采多姿,但偶爾會出現一些驚天動地或難以想像的事件,鋪天蓋地而來。曲折離奇的內容,荒謬和精彩的程度大於任何一部電影或小說。有的時候,這些情節太過荒腔走板,讓人無法確認這些明明就發生在自己身上或身邊的故事,究竟是否真實。我一直相信,讓我串起生活的,並不是一件又一件的作品,或一場又一場的展覽,而是這些環繞在我身邊,揭示人間愛恨情仇的人事物。

《微笑爆炸》(Overflow With Laughter)個展,是近年來在經歷顛頗且巨大的現實壓力和經濟窘困的生活後,透過創作來回應所處的世界,也是脫離學生身分後,在南部舉辦的首次個展。展品集結2009年至今每個創作階段的轉折和演變,表現從現實生活進入想像世界裡,那份源自現實卻有別於現實的絢爛時空,希望能以樂觀的姿態向世界呼喊,然後用無盡的愛和微笑來參與迎面而來的未來。

 ***
展訊
展期  2012.05.02(Wed)~06.03(Sun)
茶會  2012.05.05(Sat) 15:00PM~17:30PM
地點  102ART當代藝術空間
時間 Wed~Sun 13:00PM~18:00PM

***
聯絡
台南市仁德區成功3街102號 
 +886 929 842 552
arches3645087@gmail.com

*** 
 連結




2012年4月12日

《微笑爆炸》- 黃柏勳個展




如此溫柔蔓延

/ 張馨之

第一次見到黃柏勳,他腳踩著拖鞋,操一口流利的台語,手慣性的撥一下瀏海,眼珠子古溜溜的轉著。這麼多的形容沒有別的,只是想表達我對他極度深刻的印象。

多年後,看看他的畫,再看看他的人,回想起當時的第一印象,不禁笑了笑。只是,若你不了解黃柏勳的人,請別告訴我,你了解他的作品。

《既寂寞又豐富》,黃柏勳對自己的創作如此命題。2008年始,他隻身在台北時,用力的生活,他似乎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知道,一輩子值得做的事情、不能放掉的事情是什麼。

2009
年末離開台北之後,黃柏勳回到南台灣,過著平逸的生活。除了學校兼課之外,就是跑工作室創作,累了、晚了回家休息。一個穩定、卻又自成一格的生活圈,促使他敏銳的注意起生活中的微物,而讓他的繪畫從早期線條及色塊的抽象構成,逐步繁衍出半具象的形體,同時經營色彩所漸變出的空間重組及再造,於是,《微笑爆炸》時期應運而生。

黃柏勳一點、一點的,將生活中細微的體察,從眼睛吞蝕進去,吸收、反芻、消化,從而傾瀉出來,幻化為個人主觀的炫爛有機體,然後緩緩的於畫布上蔓延開來。

很多人常常問他,你在畫什麼?讀黃柏勳的作品,描繪的客體對他而言,反不是絕對重要。因為這些有機體的滋生與交結,在他的記憶存取與使用的過程中,已離開現成物的討論範疇。然而,卻緊緊的與他的生命經驗及現實生活相附相生。

讀懂黃柏勳作品的人,能感覺到他的溫柔。溫柔的色澤、溫柔的傾吐、溫柔的延展、溫柔的思索、溫柔的跳躍。溫柔,卻有旺盛的生命力。因為旺盛,而生生不息,正如他對創作執著的堅韌態度。

黃柏勳曾説:
晚上睡覺會捨不得今天結束,而去急著迎接明天開始。他對創作的熱情是如此,對生活的熱情是如此。畢竟,還有什麼樣的生活,能比做自己最鍾愛的事情,感到確幸與滿足?

 ***
展訊
展期  2012.05.02(Wed)~06.03(Sun)
茶會  2012.05.05(Sat) 15:00PM~17:30PM
地點  102ART當代藝術空間
時間 Wed~Sun 13:00PM~18:00PM

***
聯絡
台南市仁德區成功3街102號 
 +886 929 842 552
arches3645087@gmail.com

*** 
 連結




 

《新世代圖像+媽祖北港進香團》

《幸福漫遊*大吉大利》

自日本的《強占青春》展回國後,即馬不停蹄地連續參加由新台灣壁畫隊所主持的兩個壁畫活動,這兩個壁畫活動都是《新台灣壁畫隊博覽會》的系列活動,分別是位於南投埔里紙教堂的《台灣之心移地創作計畫》和《新世代圖像+媽祖北港進香團》。其中,在紙教堂的壁畫活動裡,我和黑雞先生、林書楷一起合作,以「強占民宅」集團成員的方式,畫了《強占青春之少女情懷》;而在高雄駁2藝術空間進行,到北港進行媽祖遶境的活動,則是單獨創作,作品名為《幸福漫遊*大吉大利》。


做人要謙虛 , 雖然旁邊全部都是為關的遊客
然後 , 明明畫到腰痠背痛還是要裝認真
我搞不懂雞嫂(黑雞先生女友)在拍照的時候為什麼會讓這奇怪的女生入鏡

在駁2的壁畫經驗和以往最大的不同,在於這裡儼然已經變成高雄著名的觀光勝地。別說週末假日,就算平常時間,遊客還是絡繹不絕。在作品繪製的過程裡,旁邊圍著大批群眾根本就是家常便飯。隔壁倉庫正在展出關於「貓」的攝影作品,主辦單位的展場動線規劃裡,要看展必須先經過我們的創作地點。
「你別傻傻覺得大家都來看我們的,做人要謙虛」陳彥名指著身後至少幾百位的觀光客說。
......我知道。」我回(嘆氣)。

和黃文淵老師一起組裝畫架
 作品在48號搬到雲林北港,我們將畫架和作品拆開分離,在對畫架支解後載到北港重新組裝。將藝術創作結合廟會陣頭,絕對是藝術史上頭一遭,無論古今中外。幾乎大部分壁畫隊的成員都到齊了,紫色的活動T恤上寫著「糾賀」,國語有「糾眾道賀」之意,台灣話則是「很好」的意思,搭配黑色的壁畫帽和印有台灣魚的黃色領巾,看起來極有精神,意氣風發。

新台壁隊大合照
廟前的舞師 , 別看這男生戴著獅頭 , 他長得超帥的
 
整個陣頭就這樣浩浩蕩蕩地前進
這大概是我今年度最想參與的藝術活動,除了在歷史上意義非凡、新台壁隊的熱力四射之外,根據我媽的說法「算命的說你命中缺水,要多到媽祖廟拜拜,媽祖是海神!!」,這種源自血液和文化的宗教信仰也是讓我趨之若鶩的主因。可惜的是,正式繞境活動是在4910日兩天,我卻因為還有別的事情而無法全程參與。不過我還是很不要臉的跑到媽祖廟裡跟他求了一個可以保平安的香火掛在身上,才不甘不願的回家。

北港媽祖廟的香火鼎盛是絕對不用懷疑
我和黑雞的作品 , 放在高美館前館長李俊賢的開路作品背面
活動照片和媒體報導現在已經有如爆炸般在網路上流傳,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FB或個大搜尋引擎找到相關資料,或者從本文的關鍵字聯結去找囉。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