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9日

2011年MSN暱稱

2011/01
不知道他說「我們」的時候,是否包含我在內。
好心美好報徵文 / 意者請洽黃百勳 - 黑白舞就可以了,請各家豬朋狗友快來啦
好心美好報創刊號完成
1/29下午3點,電資病事件/不正經新春創作展,橋頭白屋開幕

2011/02
WHERE

2011/03
真正的知識份子,是將自己的知識貢獻給知識比他低的人,而不是反過來利用知識,去掠奪知識比他不足的人。 - 吳念真
什麼時代。
慾火焚身談國仇家恨。
人在江湖莫名其妙

2011/04
燭光盛宴?
印度婦女之花
好萊塢玫瑰
黃土高原至尊寶
各位親友~我把你們的手機號碼遺失了,請你們傳個簡訊或打電話或敲我一下,讓我把這些遺失的號碼找回。

2011/05
不用奇怪。
看那些不被夢境收留的街燈,是明是滅,都不打擾睡著的人。
N次洗澡時把泡沫吸進鼻孔。
如此我們才可以,繼續這樣,堅強又軟弱。

2011/06
誰在殺誰時間?
07/08下午5 /《一畫廊 - 南方新勢力創作聯展》台北市信義路三段1473622

2011/07
我想一直這樣坐著,聽新的驚奇與悲傷。
假假的友愛,我不愛。                            


2011/08
太真誠、太聰明
原來這就是小的時候眼裡的大人。原來每個人都不過是表現出來堅強,內心裡面很慌。

 ***************因為msn帳號被盜用了3個月,所以9.10.11三個月空白*********

2011/11
回來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狠狠的宿醉一場。

2011/12
如果有一張多的船票,你願不願意跟我走?

2011年12月24日

我身邊的藝術家們

一般觀念裡,能夠成為藝術家,通常離不開「天分」或「才華」。從學生階段一直到幾年前為止,幾個立志想成為「藝術家」的朋友,似乎也一直迷戀著這類說法。無論何時,都覺得他們過著閒雲野鶴般的生活。電話中的他們,總是正在睡覺、打電動、吃東西或陪女朋友。鮮少,應說從未聽說他們「正在畫圖」。作業繳交或展覽現場那些量多質精的作品到底利用什麼時候進行或完成的,是他們口中永遠輕描淡寫卻絕對神秘的謎題。

這些人分兩類,一是永遠處於迷糊和搞不清狀況類,現任總統是誰、今天禮拜幾這類的問題不是跟他無關,而是他永遠不會知道。另一種人的眼裡口中常帶著接近傲氣的自信,任何事情,尤其是畫圖對他們來說,簡單到不知如何形容,沒什麼好說的。這兩者無論迷糊或傲慢的個性都不免讓人懷疑,畫圖也許不是他們關心的事,甚至是毫不在乎的事。

有時候我甚至以為,在他們的認知裡,告訴別人「我在畫圖」是不是很丟臉? 因為當我脫口說出這句話時,他們總是露出難以相信的表情。

最近幾年持續創作和展覽,越來越多人稱呼我「藝術家」。整個生活重心都往創作靠攏之故,我也慢慢以藝術家自許。不過對我而言,「藝術家」只是個職業名稱,就跟「老師」、「警察」、「工人」、「農夫」沒兩樣,一樣要經過不斷的訓練和成長,才能讓人尊敬,成為一個很了不起的人。

「別人問你吃哪途飯,別說自己是藝術家,免得讓人覺得你很厲害似的。」不過老爸總是提醒我
「那不然該怎麼說?」我問
「就說在幫人家畫圖就好啦」老爸
「所以如果人家問你是不是個老師,你都回『只是在幫人上課而已』囉?」我回
接下來的氣氛馬上乾掉。

事實上就我來看,藝術家並不是個神秘或特別的工作,當然也不厲害,它需要某些美感的培養或繪畫(創作)能力的訓練,就像成為一個修車師傅,必須學會機械和動力等相關知識。不過無論是藝術家或修車師,都必須不斷地鑽研和訓練,才能在他們的領域出類拔萃。雖說藝術創作可能在某些範圍內需要天分或才華,但哪個行業不是呢?

隨著年紀增加,過去那些以才華和天分自許的同學似乎慢慢落入凡間。也許是在藝術環境裡看到如雲的高手,漸漸明白自己並不出眾,或事發現在這個行業裡,天分和才華都只是基本配備,只有踏實的努力,甚至還要加上一些幸運,才能一直走下去。他們除了坦言不諱的承認自己「正在」畫圖,或每天都得花多少時間在作品上,甚至彼此之間還會交換創作心得、分享媒材或質地開發上的經驗。他們的作品依舊才華洋溢,卻比當年多了幾分細膩或成熟。然後,我越來越覺得他們像個「藝術家」

照例, 作品和本文無關, 不過這是最近做的小實驗, 拿來撐撐場面, 否則整面都文字太素了

2011年12月19日

《粉紅漫遊II》

快樂星球 - 雙子星(粉紅漫遊II )65x65cm  壓克力彩  2011

《快樂星球 - 雙子星(粉紅漫遊I )》

快樂星球 - 雙子星(粉紅漫遊I )
快樂星球 - 雙子星(粉紅漫遊I )
Happy planet-Gemini (Pink voyage I)

65x65cm 壓克力彩 2011

2011年12月18日

2012小畫廊開春聯展


最近發生了許多瑣事,開心的少、不愉快的多,所以這個月的PO文減少了(其實很大的成分是因為懶惰)。收到(完全沒收到)很多粉絲的訊息關心「最近都好嗎?......
明年1月份這個開春聯展,是第一次和小畫廊合作,2012年相當重要的展,除了我這個小菜鳥,其他都是很了不起的藝術家。雖然是高雄人,因長期居住在外地,高雄的朋友反而少了,1/7開幕那天大家如果有空,記得來聊聊天。

-----------------------------------------------------------------------------------------------------------------
Date│2012.01.07~02.19
Reception│01.07 (Sat.) 15:00

Artists/小魚‧李明則‧吳繼濤‧林蔭棠‧黃志偉‧黃柏勳‧潘仁松


新 年即將到來,不知不覺小畫廊也即將邁入第三個年頭了,每年之初都會邀集北中南藝術家齊聚一堂開新春;今年也不例外,藝術家有小魚,李明則,吳繼濤,林蔭 棠,黃志偉,黃柏勲,潘仁松等七位藝術家,繪畫風格多元,作品媒材豐富,有刻印、書法、水墨、油畫、版畫等。每年新春展都以喜樂美好的意念呈現給大家,也希望舊雨新知能把喜歡的藝術帶入每天的生活中~

新增說明文字

2011年11月17日

拋磚引玉 / 只能給你無盡的愛


去年冬天,中國大善人陳光標來台發錢做善事引發轟動,台灣各界對於「為善不欲人知」這句話紛紛拿出來深省討論。大概在同一個時候,我遇到一段非常顛頗不順遂的生活,過得非常貧窮,最窮的時候,存款加上身上的總資產,只剩下三百多塊錢新台幣。直到現在回想起來,仍舊沒辦法確定當初究竟是怎麼度過難關的。

那段日子讓我體會了兩件事情,並且許下一個願望。
1. 沒有錢就沒有尊嚴。為了勇敢的面對困境,無論遇到什麼人,我依舊笑臉迎人。其實一直有持續工作賺錢,甚至多少還有作品賣出,不過各界似乎不太明白欠錢太久是個不好的習慣,尤其是欠藝術家...明明外面還有好幾萬塊的收入,卻總是沒有誰願意當第一個準時付款的人。臉皮超厚的我似乎得了開口要錢會害羞的病,總是不敢催債。

2. 藝術家在最辛苦的時候,能畫出最好的作品。因為這個藝術家不確定手邊這張圖完成之後,能不能還有下一張圖,眼前這個展覽結束後,下一個展在哪裡,所以不得不全力以赴,盡最大的力量來完成手邊的作品。那段日子過去以後,我也一直提醒著自己,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要保持這樣的心態創作。

某個寒流夜晚,為了節省開銷,搭了夜車從台北回南,在北門路旁的客運站下車走往機車停放處的途中,看到一隻下半身接近血肉模糊的貓,那個畫面太過血腥,讓我不敢再多看一眼,甚至沒辦法確認那隻貓到底是否還活著,然後我竟然很慚愧的閉著眼睛將腳步加速,因為我知道我根本沒有能力去幫助牠,無論死活。當我把機車發動的時候,還是想回去找那隻貓,不知是夜太黑讓我看不清,還是哪個善心人將牠帶走,總之回頭的時候,貓已經不見了。類似的狀況在那陣子發生過幾次。

我下定決心,倘若擁有能力,但願能幫助這些弱勢(無論人或動物)一點棉薄之力。於是我養成捐血的習慣,並在開始擁有收入之後,捐出部分所得做為對這個社會弱勢的幫助或回饋。我捐款的原則是1. 不將錢捐到國外。我希望身邊的人能夠得到我的幫助,這種保護世界和平的艱鉅任務,我想還是等到未來能力更大一點才來完成。2. 盡量捐給慈濟以外的團體。在此並非批評慈濟,相反的我總是對慈濟的善行表示肯定,不過據說台灣每年的善款有接近80%流向慈濟,所以我比較傾向將這些錢交給剩下那20%的慈善機構。3. 不用匯款方式,而是親自到慈善機構現場,詢問並了解該機構的運作方式之後再將款項以現金的方式提領捐出。賺錢非常辛苦,所以一定要親眼確認這些錢能夠被妥善運用,我才願意放心將錢交出去。

我將這些錢分成兩個部分,一部份給弱勢族群,另一部份給流浪動物。今年已經是第二年,也希望以後每年都能進行下去。很慶幸現在的我擁有能夠做出這些事情的能力,雖說為善不欲人知是東方人的美德,但還是希望能以本文拋磚引玉,希望親愛的讀者能夠發回自己的力量,做些小善事來關心這個世界。倘若現在的你跟當時的我一樣辛苦,那麼我也祝福你,請你加油,一定會撐過來的,當這個世界沒有給你任何東西的時候,還是請你加油,並且給予這個世界無盡的愛。


2011年11月11日

《遠方的故事》


我曾在有太陽綠窗框的「日本天皇的八角樓」(台南知事官邸)藝術進駐、工作室曾在延平郡王祠旁邊、街上會有火紅的鳳凰花、我的祖父會講日本話,家裡的三合院有深棕色的紅檜木作為樑柱、房裡有龍鳳枕頭和牡丹花棉被、院子裡停偉士牌(Vespa)和Kawasaki機車。過新年的時候會把紅色方形的紙轉成菱形,寫上「春」、「福」、「滿」等具有吉祥色彩的字來當作春聯。這些東西會變成某種符號,結晶成遠方的故事。它們確實存在,古典而美好。

不過我們也總在街上看見無盡的霓虹閃爍、短裙熱褲的辣妹揮灑青春,捷運車廂上滿是塞著耳機、戴著冷光塑膠錶、拿著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的都市男女。選舉一到,競選看板、海報和旗幟立刻圍繞人行道和街樹、公園,取代特價拍賣的廣告,成為新的城市風景。這些也是台灣。

台灣是海島、是熱的,是繽紛豐富的,經歷過荷蘭、明鄭、日治時期,銜接國民政府直到現在。是個有多元文化融和雜交、相互滲透的島國。所以我們知道,在這個島嶼上,時空是相互牽引流動的,就像水,可以輕易染色,或變換容器時也變換了形狀。《遠方的故事》是在找尋台灣的顏色,從台南出發去看這塊餵養我生長的土地。來自東方,有古老的傳說和綿長的文化、有溫柔的色彩、有鮮明的民主政治、有方便的科技和親切的朋友。

遠方的故事I  壓克力彩 2011 72x72cm

遠方的故事II  壓克力彩 2011 72x72cm

遠方的故事III  壓克力彩 2011 72x72cm

遠方的故事IV  壓克力彩 2011 72x72cm









***
以下是這個小系列作品的相關連結

創作過程
找尋台南的顏色
作品相簿

2011年10月30日

強占民宅 / 亞洲總部 - 我的辦公室

這些年一直不離不棄的小推車,袖套,和筆洗

桌子也是從來沒乾淨過(這已經是整理好的狀態了)

超大的房間原本才工作室, 最近要畫大圖所以整個清空騰出, 架上是漫畫和''強占民宅愛心貼紙''

沒什麼優良讀物, 大多是畫冊,設計書和雜誌,相形之下藝術類書籍反而少得可憐

畫圖的裝備, 架上是近日進行中的未完成作品

看了就覺得遙遙無期的空白畫布(空房間裡面還一大堆呢)

我爸規定我不准弄髒的洗手台...

早就該好好介紹「強占民宅亞洲總部」了,卻被玩具男捷足先登。最近因為寄來了超大型的畫布,所以重新整理工作室(也該整理了,搬回高雄快3個月了都沒整理),順便把自己的辦公室介紹一下。
----------------------------------------------------------------------------------------

大二那年,開始修基礎油畫課,班上決定集體購買油畫顏料。印象中如果把老師幫我們挑好的基本色買齊,加上必備的容器、筆類等相關工具,大概就要兩三千元左右,一般人都會買個500元的木箱來盛裝這些畫具,經濟能力富裕的學生則更講究。依稀記得當時為了省下木箱的錢來多買幾條顏料,我跑到39元均一的日系雜貨店買了一個歐巴桑專用的菜籃子,輕便好用、造型獨特、不怕弄髒和碰撞,所有東西不需(也無法)整齊擺設,通通往裡面丟就對了。隨著課程的進行,菜籃子變成每天上學必備的隨身物。

「現在你可能覺得菜籃子很拉風,但當你畫到某個階段,可能會覺得提著它很丟臉。」同租公寓的室友(兼同學)好心提醒。
「到時候再說嘛~~」我不以為然。

大學畢業開始到處搬家的生活,這些年平均每半年搬一次家,換工作室更是常態。這樣的生活狀態倒是很確實地幫我淘汰許多不必要的物品。跟著我南征北討的隨身行李一直不算多,不過為了在陌生的居住地保有歸屬感,我擁有幾件可攜式家具,包括沙發床、桌椅和衣櫃。無論任何地方,這些用了多年的家具和行李,讓生份的房間看起來像是自己的窩。工作室裡的畫具也是少得可憐,一台可裝載顏料的小推車、幾隻慣用筆和小罐裝的壓克力顏料幾乎佔了所有畫具的85%。身邊的朋友對我的材料之精簡總是感到訝異。

這幾天,重新整理工作室,突然想起大二那個「菜籃子」的小故事,不知道現在我已經到了室友當時說的那個「階段」了嗎?? 但我仍舊認為,當時使用菜籃子當做油畫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光是整裡工作室花了兩三個小時,看著這些畫具的分量是當年的好幾倍,是那時難以想像的。

這個工作室是親戚沒使用的老公寓,很幸運可以不付租金水電的自由使用,採光也好。很希望又不希望角落那些一張又一張得白畫布能有畫完的一天,也希望這次在這個工作室可以待久一點。











2011年10月20日

雖然看不懂,可是好漂亮


        一直以來都是以「非具象繪畫」為創作的主要方向,那個沒有現實形象的想像世界總是給我毫無拘束的自由。不過當把這些作品擺在展場,發現觀者總是希望在那片非具象的圖像裡找尋某些似曾相識的痕跡。

「這個是海葵或珊瑚對吧??
「這朵花的花瓣為何每一片都黏在一起??

事實上,如果我的創作目的,是為了讓觀者能「明確識別」某些符號或圖象,那麼我為何要畫出「看起來很像,卻有點不太一樣」的物件,而不直接將觀者眼裡的那些「海葵、花草、動植物」表現出來? 2010年,我以這樣的想法作為對觀者的提問,畫出了《如果沒有形容辭(或名詞)我將如何說明我的存在》

        具體來說,我總是認為當欣賞藝術作品時,「懂不懂」這件事不太要緊,最重要的應該是「懂」之外的其他許多事,例如關於對作品的感受或喜歡與否,也就是說,「感覺」應該遠比「認知」重要。至少在面對我的作品,我希望觀者可以抱著這樣的態度。比方聽歌,相信大家都有聽外文歌或非歌唱類音樂的經驗,無論歌詞的內容是否瞭解,我們總是能在歌曲的旋律、歌者的嗓音或樂器的調性裡,聽到創作者想說的、更本質的事。所以我認為,當雙眼不被具體的形象迷惑,或許就更能走到更深入的地方,看到更遠的風景。

        另外,當代藝術走到現在,任何光怪陸離的藝術形式有如群魔亂舞,一方面它們以譁眾取寵的方式來吸引我們的目光,另方面又高調宣稱「美感去他的」。我們越來越能發現某些噁心、恐怖、變態或低級的藝術形式,堂而皇之的出現在神聖有如殿堂的白盒子美術館裡。我並無意批判這類作品的表現性或藝術高度為何,因為它們除了推動藝術史的發展、也豐富了當代藝術的樣貌,更給了藝術何以為藝術更多且更新的解釋和定義。

        不過,我認為「美感還是很重要」。也許美感不是必要的,但絕對仍是不可被忽略的。我們的視覺容易被美麗的事物吸引,應該是接近本能或直覺的反應;我們接受藝術教育多年,一直以來深受「學院派」的觀念影響,吸收視覺心理學的訓練,「美」的觀念早已根深蒂固地存在於腦中,雖說我們不能否認學院派對於藝術教育教條式的養成,難免讓創作者產生觀念上的包袱,甚至降低了創作的自由度,但倘若因為當代藝術思想的推進,而一口氣拋掉這些源於本能或學院訓練的美感觀念,是否也稍有武斷之嫌?

        我是在這種背景下成長的藝術家,美醜的辯證一直在身邊和生活中發生,很多時候不免讓人對心中所謂藝術的價值產生迷惑。某些藝術家選擇放棄繪畫,進行其他藝術形式的探索(錄像、觀念藝術),有些則立志揚棄學院包袱,改以非筆類甚至違反身體順性的方式創作(例如改以非慣用手或自製繪畫輔具,以降低對「技術」的熟練度)。在這些同學的言語中,我甚至聽過其對曾為學院學生的悔恨或不恥。雖說那也許是對某些新形式或新視覺效果的追求,但也讓我對他們產生了「否認過去自我」或「盲從時代流行」的疑問。通常這個時候總會讓我回想當初選擇藝術這條路的初衷,「畫圖是件很快樂的事,把圖畫得美美的讓人感到幸福。」所以我仍舊走在那條以「美感」為信念的路上,並且以此感到光榮。

        概括來說,我的創作包含了在非具象時空裡,對高度自由的嚮往,同時也表現對視覺美感的迷戀。倘若展覽裡,某個陌生觀者盯著作品久看,並發出了「雖然看不懂,可是好漂亮」之類的感想,對我來說,將是莫大的鼓勵。

----------------------------------------------------------------------------
 《如 果沒有形容辭(或名詞)我將如何說明我的存在》相關連結
 
覺得似乎放張插圖, 畫面會好看一點, 這是進行中的作品局部照, 概念是''月光香蕉船''


2011年10月14日

強占民宅 / 《強占青春》

video


黑雞先生(Mr.Ogay)在2011年個展''壞小孩'' , 民宅所有成員在其作品前合影, 左起為黃柏勳(參謀總長) , 黃鈺芸(超級粉絲), 黑雞先生(總執行長), 林書楷(變態) ,吳晏銘(民宅創辦人兼康樂股長兼司機) , 顏培倫(曾經的名義管理員)

自從7月份我搬回高雄,強占民宅只剩黑雞先生(Mr.Ogay)獨撐大局,儘管小變態林書楷偶爾會來串場,但隨著幾個民宅成員分散在各地,活動也越來越多,大家真的聚少離多,偶爾一次的民宅火鍋會,雖說每次總有新的人參加,但想要把整個民宅的人湊齊的機率也低得可以。在可遇見的未來,倘若黑雞沒有被退學,那麼預計將在年底畢業(但我覺得他真的會被退學)並高唱從軍樂,書楷在年底之後還不確定何去何從,更不確定會在哪個都市落腳。眼下也還沒看到會將民宅接掌轉移的藝術家,「後強占民宅時期」真的來臨了。

民宅是我們幾個藝術家的共同記憶,從原本的廢墟到變成藝術招待所,從原本的蚊子館到後來總是高朋滿座,「後民宅時期」除了意味著結束,難免也帶著幾分感傷。我們決定將民宅虛擬化,除了facebook上的「強占民宅藝術工作室粉絲團」會持續運作之外,大家都有共識傳承這份強占精神。接下來,我和書楷、黑雞決定前進日本,趁著年少輕狂再大喊一次,以《強占青春》為名,在原宿辦個實驗小展,抓住青春的尾巴。

兩天前,黑雞和書楷特別來高雄,一起討論明年3月的強占青春展,包括工作分配、責任規劃和行程安排。這部影片並不特別,充其量只是兩個很北七的人在磨木片(另外那個弱智則拿著相機猛拍)。但這是我們討論出來的創作底材,並一起到特力屋挑選的,這是個開始,我們一起期待。

-------------------------以下為強占民宅的相關連結------------------------------------------------

2011年10月6日

《有晚霞的許願樹》 / 創作過程

一直被問作品的發想與製作過程,讓我決定將最近的作品做完整的紀錄。最近的兩件作品都以這種方式記錄下來,另一件作品請等到都完成後再來此公開。


創作的每個階段都用傻瓜相機拍了起來(也請你別計較畫質或顯色的不完美)
這件作品在上個月已經完成,但我還是希望能夠讓它在工作室裡面繼續躺一陣子,等到自己為它做某種「完成的確認」後,再進行修邊與收尾。

1. 打底完成後, 以滴流的方式完成整體的構圖布局
2. 安排壓印的位置

3. 製作壓印圖樣

4. 完成滴流與壓印圖樣, 並在畫面下方進行漸層繪製

5. 貼膠帶

6. 貼完膠帶後, 沒有要滴流的面積覆上牛皮紙遮蓋

7. 進行第二層滴流

8. 第二層滴流完成

9. 撕膠帶
10. 構圖, 並在圖樣上圖上白色以隔絕底色

11. 開始進行細部描繪

12. 細部描繪B

13. 細部描繪C

14. 細部描繪D

15. 細部描繪E

各階段局部特寫



2011年9月26日

No Angel - 找尋自由國度



2007年在百無聊賴兵役期間,興起了「退伍後能當個插畫家也不錯」的念頭,於是畫了一大批插畫作品,準備退伍後求職可用。後來在一堆陰錯陽差的故事之後,插畫家沒有當成,卻成了一個藝術家。雖然目前的工作與生活重心,都以藝術創作為主,但辦個小型的插畫展,一直是當年的心願(也因此沒有做過多的宣傳)。No Angel》插畫展的成行,必須感謝許多無論在實質或精神上給我太多支持的朋友們。你們的鼓勵,讓這個願望得已實現,謝謝你們。

***

創作源自於生活,所以幾乎所有的藝術家都以創作為方法、語言或溝通媒介,做為對其所處生活環境的思考或回應。這次No Angel》插畫展,我以「對自由的無盡追尋」做為展覽主題。目的是在提醒自己或觀者,當面對一成不變的生活狀態,除了用心感受、體會許多細膩的人事物,更重要的是千萬別讓某些類似拘束或綑綁的界線,封閉了曾經或一直想要自由飛翔的心。

    我認為在日常生活裡,大家都像個木頭人:擁有「人」的外型,卻不見得能依照自己的意思或意志自由活動,或者按照自己的喜好替生活做出抉擇。所以我們總是喜歡在某些能夠稍微小憩的片刻裡,做些充滿幻想、神遊太虛或者能讓自己感到快樂的事,假裝自己仍舊擁有無限的自由。例如打電動玩具,我們能在那數位螢幕的方寸之間裡面奮勇殺敵、君臨天下,就算無法破關,頂多就是按下REPLAY鍵,馬上就能再當一次國王;或者像看書,只要躲進那些由文字串起的扉頁裡,就能跟著故事走進天馬行空的大千世界;旅行也是,就算路途千辛萬苦,但是當擺脫每天都得朝九晚五的打卡日,進入另一個新的、有趣的生活狀態,就能擺脫(或者說暫時遺忘)平日的煩雜與苦悶。所以我常在想,倘若這些木頭人裝上翅膀,是否就意味著它們能夠化成天使,自由飛翔?

    在無盡遼闊的海上、海底,一定充滿許多神秘未知的事物等著我們探索發現。另方面,不斷變動的生活狀態裡,火車幾乎變成我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火車、海和翅膀,對我而言都是一種自由的象徵,我常覺得生活應該像水,是流動性的,我們能遇到某些人,他可能是我們一輩子的摯友,也可能只是擦肩而過的過客;或許是個人生絆腳石,但也或許是個一直在遠方默默關心你的陌生人。這些偶遇的人和事件總是形形色色,寬廣、豐富並且難以想像,就像隨身聽裡面的隨機播放功能,我們永遠不曉得下一秒會碰到什麼樣的故事發生。

    無論生活如何如何,在畫紙上我總是能夠創造一個自由國度,這個國度裡面,我能向古代的大師提問或致敬;能安靜、溫柔且熱情地擁抱心中所在意的人;能坐著沒有時速限制的海底飛天火車,拜訪遙遠神秘的世界;也能走進美麗且永不消失的美好年代。No Angel》做為我的插畫首展,在寧靜安適的台南秋季,對我而言別具意義。它一方面是完成了我在一段值得紀念的過去生活裡的小小心願,另方面也是企圖提醒身邊所有的人,無論你正走在通往哪個方向的道路上,千萬別忘了保有一顆自由的心。

2011年9月24日

謹記過氣青春的美好


橋頭筆秀社區壁面彩繪

大家有分

中午壁畫吃便當

瘋台灣來訪 , 裝模作樣~

這半年多來陸續都有很多壁面彩繪的工作在進行。一個藝術家似乎該把全部心思花在藝術創作裡,但我想如果是抱著某種回饋社會的心態應該不在此限。

和林書楷、黑雞先生(Mr.Ogay)一起創作是開心的,在戶外的壁畫創作是辛苦的,但是一起嬉鬧的那份快樂是無庸置疑的。
陽光很熱、畫得很辛苦,親愛的夥伴,願我們謹記這過氣青春的美好。




2011年9月16日

2011藝術家博覽會 / 新濱出品展覽現場

新濱出品策展活動看板

觀眾一直盯著作品猛瞧, 在後面拍照的我突然不好意思起來...

高美館前館長李俊賢的作品在整個空間最醒目的位置

黃志偉老師導覽時, 要我親自解說作品...好像很激動的樣子

茶會開幕現場, 胡朝聖老師解說展覽

蔡孟閶羞澀的解說作品~

這次展覽收穫很多,一方面聽到許多對作品寶貴的意見,另方面也認識了許多有名的策展人和藝術家,最重要的是遇到了兩年前幫我一個大忙的貴人,視盟的秘書長吳淑華小姐(之後有機會再詳細談這個故事),雖說這麼講或許有點誇張,但當時她真的對生活面臨極大困境的我拉了一把。再次在此謝謝他(可惜沒跟他拍到照片),展覽到9/18,還沒來的朋友請把握機會。

2011藝術家博覽會相關訊息連結

2011年9月12日

臻品21週年策劃展-「百年好合,心存好藝」


DM



很幸運能有這次的義賣展覽活動,也很感謝臻品藝術中心最近這些日子的幫忙和支持,以下是本展的相關資訊。

臻品21週年策劃展-「百年好合,心存好藝」
百位藝術家1號作品聯展義賣
開幕茶會:9月10日(六)PM 15:00
展出期間:9/10(六)~10/29(六)

繼去年臻品20週年策劃展「忠誠祝福」之後,臻品即進行

了空間的改裝,希望能延續推展台灣當代藝術的理想,以全新的面貌出發。

變換新裝的臻品,在邁入建國百年的21週年策劃展希望能
別 具意義,因此募集了全台百位藝術家1號作品聯展義賣,義 賣所得將全數捐贈社團法人「台灣身心障礙藝術發展協會」。

承蒙藝術家熱烈響應,義賣聯展衝破百位人數共襄盛舉。參
展作品涵括平面繪畫、攝影、雕塑、陶藝、金工、複合媒材……,創作風格各異其趣,十分精采。展出作品定價以1千元起跳,藝術不再高不可攀,甚至是大師的原作,只要付出小小的善款,即能帶走獨一無二的原創藝術作品。

臻品藉由這次的聯展義賣活動,希望能幫助身心障礙者在藝
術 創作能量上的發揮與肯定,期盼拋磚引玉,募集大家的善念,心 存好藝,回饋社會。

期待您共襄盛舉,將善意傳播出去,衷心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