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

2010年MSN暱稱

2010/01
Arches 搖錢樹 – 誠徵酒肉朋友

Arches 歐巴馬 * 喔~爸~媽 -誠徵酒肉朋友
Arches 沉默 - 乾淨
Arches 誘惑是最大的挫折,你一定要記得這件事 - 人生是一場華美的旅行,我只是想要走走相反的方向
Arches 我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知道 -人生是一場華美的旅行,我只是想要走走相反的方向
Arches 回憶再珍貴都有極限,未來多完美並未可知 – 明天一切好說
Arches 回憶再珍貴都有極限,未來多完美並未可知 – 我妹上了igoogle 熱門搜尋關鍵字首頁
Arches 勇敢 – 我不明白

2010/02
Arches 站在大海的邊界和中間 – 我會懶惰,也會軟弱
Arches 站在大海的邊界和中間 – 掰掰囉! 今天之前,明天之後。
Arches 站在大海的邊界和中間 - 那份悲傷是輕盈的,因為我感覺到自己還活著
Arches 強虜灰飛煙滅的霹靂貓 –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Arches 末日星球 -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2010/03
Arches 追殺同學 -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Arches 慢點 -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Arches 3/27下午2:30 既豐富又寂寞 - 黃柏勳個展 南京東路2段1號3F 金車文藝中心 -http://stirart.wordpress.com/2010/03/17/boshun_huang/
Arches Rich But Lonely – 誠實

2010/04
Arches (愛)love life / Rich But Lonely – 誠實
Arches (愛)love life / Rich But Lonely – 住在火車上的人
Arches (愛)love life / Rich But Lonely – 入內時請溫柔、請放慢腳步、請輕聲細語。
Arches 重返 -入內時請溫柔、請放慢腳步、請輕聲細語。

2010/05
Arches 旅途 - 一切都是假的贗品。
Arches 旅途 – 我只要當羊。
Arches 旅途 – 抵抗
Arches 旅途 - 我擔心你們擔心我。
Arches The Dearest Stanger - 如果你要走了,請幫忙把門帶上,鑰匙留在門墊底下就行,可以摘朵花別在妳的旅行箱,希望我們有天可以在旅途中偶遇。

2010/06
Arches 但那不一樣 – 半年之內
Arches 但那不一樣 – 我的臉變肥了。
Arches 但那不一樣 – 所以你們都不見了。

2010/07
Arches 好想要喝思樂冰 – www.ikid.com.tw <---請多支持這個網頁!!
Arches 好想要喝思樂冰 – 好想要玩籃球機
Arches 好想要喝思樂冰 – 朋友ㄉ表姊早上10點20分~40分,台南北門路的光南前附近出
了車禍, 因為肇事者逃走了, 所以需要台南的朋友幫忙找目擊者。拜託大家!
Arches 好想要喝思樂冰 – 有誰要租房子?徵室友 地點在台南大學後面
Arches 夏天要吃麻辣鍋,冬天要吃冰淇淋 – 金絲雀。
Arches 夏天要吃麻辣鍋,冬天要吃冰淇淋 – 微笑爆炸。

2010/08
Arches 不敢觸碰 – 誇張的偽善
Arches 不敢觸碰 – 有可樂味道的沐浴乳
Arches 外面的世界有多精采? – 有可樂味道的沐浴乳
Arches 外面的世界有多精采? –看電視看到電視冒煙
Arches 請給我一首歌 –別同情自己
Arches 原來我是娜美!!! ㄉㄨㄞ ㄉㄨㄞ – 七月份到了~請隨身攜帶保鮮膜和巧克力
Arches 原來我是娜美!!! ㄉㄨㄞ ㄉㄨㄞ – 從來沒有那麼不甘心過。
Arches 原來我是娜美!!! ㄉㄨㄞ ㄉㄨㄞ – 像被女友甩了似的。

2010/09
Arches 原來我是娜美!!! ㄉㄨㄞ ㄉㄨㄞ – 世界如此繽紛。
Arches 粉嫩且輕柔 – 只要你一路尖叫,就可以暢行無阻。
Arches 粉嫩且輕柔 – 然後我都明白了。
Arches 我可以聽瑪莉蓮曼森嗎? – 飛行船。
Arches 我可以聽瑪莉蓮曼森嗎? – 好想要吃洋芋片。

2010/10
Arches 親愛的老天爺,請問可以放過我了嗎? – 有鹽酥雞口味的果汁。
Arches Lady Madonna – 星期五夜晚和星期六清晨。
Arches 請聽我說 – 星期五夜晚和星期六清晨。
Arches 請聽我說 – Miss. All 星期天

2010/11
Arches 寂寞時請微笑 – Miss. All 星期天

2010/12
Arches 給我一個吻,可以不可以 – Miss. All 星期天
Arches 異常豐富 / 黃柏勳個展 – 12/25下午3點開幕 [Big Apple] 延吉街138巷4號
MSN改版
[異常豐富 / 黃柏勳個展] - 延吉街138巷4號 [BIG APPLE]

2010年12月30日

平安夜串起的回憶

  從沒過聖誕節的習慣 ,12月24日這天,只是一年內極其普通的其中一天。

可能受環境影響,也許是商人炒作,這天充滿過節的氣氛,跟平常日的任何一天,都變得完全不同。

  6年前的這天,我在台南,我跟女友鍾分手了,當時正在當兵的好友邱打給我,希望我過去陪也是獨自一人的他的女友李過節。邱是個早餐店老闆,再怎麼樣也能夠燒出一手不算太難吃的菜,李相反,音樂系畢業的他,面對鍋廚總是如臨大敵。不知怎麼搞的,我跟李心血來潮,決定一起燒菜來吃。打電話給邱,大致清楚整個作業流程後,開始動手做。從冰箱冷凍庫裡拿出3條因結凍而黏在一起的秋刀魚,丟到沸騰的油鍋裡  ''煎''?''炸''? 還沒退冰的3條秋刀魚,讓整個廚房被我們倆弄得雞飛狗跳,起鍋後的3條團結相黏的魚,硬是彎成的NIKE的形狀,那年的平安夜,我們吃著外焦內生的NIKE魚當晚餐。

  5年前的這天,一樣是台南。
[平安夜是我一年裡最喜歡的日子]新女友林告訴我。
[雖說並不是因為什麼宗教信仰,但滿街的過節氣氛總是讓人覺得格外幸福。]這天我們決定一起慶祝。但不知為何,當天林總是躲著我,不准我到他的住處找他。後來接到林哭泣的電話,原來路不熟的她,跑遍大街小巷,只為了尋找素材,做一棵聖誕樹給我。

  4年前,我在高雄的部隊裡過,剛跟林分手,自己一個人面對安靜冰冷的冷氣房,畫著獨自一人的插畫,作為最後送給林的禮物。

  3年前,我在台北擔任實習老師,跟著實習同事劉一起去看市北師範的校慶兼美術系展,回家的路上,陰鬱的天氣獨自一個人搭著捷運,然後走著走著走著。

  去年,在家裡同時進行著幾張趕稿要交給公司的兒童插畫。

  今年,天氣陰冷有雨。我搭著搖晃的客運車,從台南前往台北,這次是為了迎接25號的個展開幕。

  每年的這一天,在不知不覺中串起一年又一年,變成了回憶。

  物換星移,邱跟李在3年前結婚了。鍾早就交了新的男友。林聽說在台北教書,不知她現在過得好不好。劉在台南搞劇場。去年的公司,早就因人事問題易主倒閉。現在的個展則還持續進行。我不知道明年的平安夜,我會在哪裡,而這些曾經在生活中陪伴過我的人,他們又在哪裡?

  故事寫到這裡,好像總該為它下個結論。不過時間總是帶著我們前進,所以每年的平安夜也將持續進行。

昨日迎面而來  壓克力彩  30x30cm  2010


  
  
  


  

2010年12月18日

異常豐富 / 黃柏勳個展 - 寫於展前

Anything 壓克力彩 45x45cm 2010

異常豐富 / 黃柏勳個展
寫於展前

展覽名稱:黃柏勳《異常豐富 Extremely Plentiful》創作個展
展覽時間:2010/12/25 - 2011/2/18
開幕酒會:2010/12/25(六) 15:00-18:00PM (聖誕節另類感觸)
展覽地點:Big Apple心靈燒烤(台北市大安區延吉街138巷4號)




自上一個階段【既豐富又寂寞】,以回億的方式討論台北既豐富又寂寞的生活之後,【異常豐富】表現現階段安逸舒適的生活狀態。

台北人行動之間總是讓人感到異常匆忙,連走路都像小跑步似的墊著腳尖,有一部分的人手上握著手機喋喋不休,那個焦慮的表情讓我想起周星馳影片【少林足球】裡,那個「每秒鐘幾十萬上下」的三師兄。另外一部分的人不是耳裡塞著隨身聽,就是面容空洞地走著,心裡面盤算著等一下即將進行的事情。

身在台北,雖然人潮到處滿溢,但行色匆匆地擦肩而過,那些沒有表情的面孔在來去之間彷彿無感的面具,即使要找個人問路,他們既冷感又嫌惡的表情都讓我總是替自己拙於搜尋路標的能力感到慚愧,就像被遺棄在世界的邊緣似的。這些片段雖說不是台北生活的全部,不過也算是令人印象深刻。

相較於充滿撲克臉的台北,生活步調安適緩慢的台南,每個人都顯得獨特且珍貴。每一天的生活雖然感覺並無不同,但偶有廟會的吵雜聲、老娘追著小孩子打的叫罵聲,或者垃圾車的廣播器播放著「台南環保車,消息作陣聽(台語)」的府城訊息,美術社老闆也總是樂於提供各種新的畫圖妙方,這些瑣事都讓我覺得整個都市充滿了「人味」。

在工作室創作時,收音機的廣播總是讓我覺得不致太寂寞。一個月前的某天晚上,台南的在地電台裡聽到了某個浪漫的男人,透過空中廣播跟他的女友求婚了。也曾經在某個午夜聽到還在讀國中的大姐帶著兩個妹妹和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弟,一起call in進電台,對著主持人和廣大的聽眾,以接近走音的唱腔高歌。隔著電台廣播,還在工作室獨自創作的我,總會覺得自己跟整個世界一起脈動、呼吸。這種低限卻豐富的生活狀態,一直環繞在我現在的生活週遭。

我一直思索著究竟什麼最能表現「異常豐富」?
「在寬廣無人的霧濛濛的草原上,有一朵炸彈爆發時的蕈狀雲,安靜無聲。」大概是我一直認為很美、極度豐富且很想表現的畫面。但搞到最後,每次作品完成之時所出現的面貌,都跟這個概念差的好遠好遠。或者是說,只能表達這個概念的某一個部份。或許這樣的畫面應該帶點淡淡的哀傷,但我希望以無盡繽紛的姿態來解釋,用盡所有的愛,在澎湃磅礡之中帶點溫柔。如果可以,但願能畫出20張百號以上,甚至兩百號的作品來表現這朵迷濛陰雨草原上的蕈狀雲。

異常豐富 / 黃柏勳個展




展覽名稱:黃柏勳《異常豐富 Extremely Plentiful》創作個展
展覽時間:2010/12/25 - 2011/2/18
開幕酒會:2010/12/25(六) 15:00-18:00PM (聖誕節另類感觸)
展覽地點:Big Apple心靈燒烤(台北市大安區延吉街138巷4號)



展覽說明

二OO九年至二O一O年之間發表的三次個展,都與「豐富」的主題息息相關。這是最近五年來透過媒材的特質,關於釐清現實與虛擬幻覺之間的創作思考。

創作重心主要包括兩大方向:一方面藉由壓克力顏料的質感,表現它有別於其他創作媒材的獨特性質,探索其表現性與各種可能;另方面思索當創作者進入一個源自現實,卻有別於現實的虛擬時空所形成的各種陌生圖像。前者涉及物質質地的開拓與擴張;後者涉及拆解、重組、混搭、拼貼和擬造各種不定型形象。這兩個重心都指向創作者關注與環繞的生活範圍。

壓克力顏料是我的主要創作媒材,我總是將其乾燥後有如塑膠薄膜的質感發揮得淋漓盡致,甚至為了彰顯它不同於油性材料的溫潤厚實,刻意將圖像符號表現光滑平整,甚至出現接近對比色的反光,就像只有3D動畫片或向量電腦繪圖作品裡才會出現的漸層肌理,強調平滑流暢與輕薄光澤的特質。我刻意控制每個小符號的明度和彩度變化,製造某種難以言喻的奇幻光澤。在留有水漬的空洞圖案之上再覆蓋一層新的圖案,營造類似錯置拼貼的效果,拉扯畫面的協調感。

近來,我所關注的創作重心,逐漸從非形象的繪畫逐漸轉往非具象或超現實形式的方向表現,帶給觀者某種似曾相識的印象。這些創作元素來自日常生活、想像空間、動植物、感官與視覺等等各種經歷和體驗的相互交疊、錯置和重構,超脫常理卻又計畫縝密。每當開始創作,由畫筆和顏料所組成的時光機,就開始穿越時空和界線,把我帶往一個神祕卻詩意的未知國度,那裡奇幻華美,接近天堂。就像在一個令人迷戀的夜空下,建立一個巨大、神祕且豐富的異境。異境中各式的元素混搭拼貼、解構重組、譁眾取寵、爭奇鬥艷。就像夜風,徐人的涼爽總是略帶點興奮、慵懶或刺激。那是個綺麗曼妙、異常豐富的世界,所有的一切不斷地生長、冒出,最繽紛的氣球在飛舞。既像是機械、又像是浮游生物的結構體飄忽不定,跋扈卻溫柔、詩意又瘋狂。






《如果沒有形容詞,那麼我將如何說明我的存在》 壓克力彩 2010 80x80cm

當面對作品,很多人問我:「你在畫什麼?」 之時,我總是很想回答「我也不知道。」一方面要將從創作開始的計畫、過程中思緒與觀念的轉變和畫面結構的整理等步驟用幾句簡短的話說出,實在是讓人不知從 何說起。另方面,倘若我希望讓觀者從一片沒有明朗形象的畫面裡揪出某個似曾相似的圖案,然後恍然大悟的說「我知道了,你在畫XX」。那我何不直接將那個「XX」畫出來,而讓他在這片由混沌又繽紛的各種圖案結構組成的作品面前尋思半天?

這件作品出現了很多類似花、植物或海底生物的圖像。作品題目,就成了我對觀者的反問。我想,我唯一能講給觀者聽的,大概就只剩創作時的心得、步驟或者那陣子的生活裡所發生的各種瑣事。




2010年12月16日

新台灣壁畫隊 / 蓋白屋計畫 - 進行與發表






2010年底,我參加了「新台灣壁畫隊 / 蓋白屋計畫」。整個活動為期兩週,非常有趣,很多很知名的藝術家和插畫家,都在現場看到了,當李民中老師對著我說「你沒畫完不准吃飯」的時候,我都快嚇死了(很難想像被這種已經寫入台灣藝術史的老師,對我說出這種玩笑話的心情)。旁邊帶著帽子留長髮的可樂王,人跟畫的感覺差很多,曾經得過金鐘獎的柯姐(柯淑卿),第一次畫出的作品感覺非常飄渺。


整個活動現場雖說沒有酒池肉林,不過大家玩得非常開心,以下是這次活動的照片。
白天畫到晚上

林書楷(變態)的作品超級智障

左為策展人李俊陽 , 右為林書楷 , 原本正經的俊陽在書楷作品前面也變成智障了...唉...

變態

很照顧晚輩的黃志偉老師

大家玩得不亦樂乎

開幕當天

打擊犯罪 , 維護世界和平 , 從消滅變態開始

當時還是白布一張

2010年11月28日

Gaisei Taiwan#2

Gaisei Taiwan#2的華山小展在承蒙非池中藝術網趕鴨子上架式的邀請和催促中產生了,這種嘉年華會式的展覽對我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所以感覺超累的),不過來這邊遇到很多老友,還有藝術前輩,連建興老師每次展覽總是很義氣相挺的來看,並且給我寶貴的建議,讓我覺得能夠認識他實在是太幸運了,其他還有很多前輩和朋友來幫我打氣,還有小粉絲宗恬宗怡兩姊妹的到場加油,在此也一一感謝。

video

藝術新秀陳科嘉

藝術新秀陳科偉~他和樓上那張照片是兄弟(哪來的兄弟啊!!!)

超溫柔的久保田小姐, 來自大阪!! 我要到他的電話了...

郭柏州老師一直很親切

連建興老師一直跟我說''叫學長就好''
他人真的太好了, 只要有展覽跟他說 , 他就不遠千里來看, 又給我很中肯的建議
害我超不好意思的...

宗恬和宗怡兩姊妹, 一直是最忠實的粉絲

2010年6月19日

搖木馬


2010 Soka So Young 索卡好樣–台灣青年藝術家聯展


The Rocking Horse 搖木馬

索卡藝術中心以經營20年的眼光審視藝術作品的內在價值,並以 “觀察藝術家之未來發展性” 為前提。由2008年的凝視與瞥視(Gaze & Glance)開始,至2009年的微芬閃爍(Flicker of Fragments of Fragrance),過去二屆曾參加徵件展出的藝術家,在往後的發展表現亦可圈可點,如2008年同時於Art Taipei新人專區(MIT)展出的賴易志、2010年高雄獎優選的陳卉穎與徐小涵、2010年入選的蔡孟閶、2010年觀察員特別獎的蔡宗祐,以及2010年高雄獎得主黃郁雯。索卡藝術中心在2010年則以搖木馬(The Rocking Horse)為主題,再次舉辦索卡好樣–台灣青年藝術家徵件。

The Rocking Horse 一詞源於1885年出生的英國作家D.H. Lawrence於1949年發表的短篇故事:The Rocking-Horse Winner。故事中主角為一小男孩,家境看似富裕,但總圍繞著詭異氛圍,輕聲地說著:我們需要更多的錢。於是男孩為了貼補家用,以瘋狂的、起乩似的方式搖著他的小木馬,預測賭馬的結局。而故事最後小男孩因過度瘋狂而死。

2009年以前的藝術市場正如同這富裕的家庭,充斥著歡樂美好的成交量與成交價,整體產業仍可感受到市場上瀰漫著一股:「再來一點!我們還需要更多啊!」的氣氛。於是部份的藝術家乃至投機者瘋狂地搖著他們的畫筆、潑灑著他們的畫布,看似無盡地拉抬著市場,預測著最大的贏家與美好的未來。於是藝術市場終於在2009年如夢似幻地破滅。

夢幻破滅後就會留下真實。在動盪過後的藝術市場下求新求變的青年藝術家,仍然用力地搖著木馬;然而他們瘋狂追求的,卻是嶄新的創作題材與多變複雜的媒材與手法。他們不停地搖著木馬,正如他們不停地實驗新的理念、製程,以及不同於往的藝術表現。對這些奮力創新的青年藝術家而言,搖木馬並不是在追求勝利,而是一次又一次的自我突破與超越。

索卡藝術中心今年精選出23件作品。期待能拋予觀者、藏家以及眾多藝術愛好者一個回到藝術原始價值的問題,由內而外地以清新的角度觀賞審視藝術作品。而我們希望在金融海嘯的衝擊之後,藝術創作與藝術市場,能夠如同故事結尾主角的叔叔所說的:“But, poor devil, poor devil, he's best gone out of a life where he rides his rocking-horse to find a winner.” (那不好的,就隨之逝去吧!)。我們所期待的,正隨著這些遠景可期、不懈努力的青年藝術家而前進。我們搖的不再只是木馬,是馳往實現理想的駿馬!

參展藝術家 (依筆劃順序排列):
林葆靈、施翠峰、高義勝、許芳禎、陳科嘉、陳穎貞、
黃柏勳、曾聖惠、廖文豪、蔡慧盈、鍾和憲、顏培倫。

台南展期:2010/6/6 - 6/27
開幕酒會: 2010/6/6(日) 03:00pm 藝術家將出席開幕茶會
地點:台南索卡藝術中心 (台南市忠義路二段111號)
電話:06-2200677
媒體連絡人:蘇三 0955843666 su3.art@gmail.com



台北展期:2010/7/3 – 8/1
開幕酒會:2010/7/3(六) 04:00pm 藝術家將出席開幕茶會
地點:台北索卡藝術中心 (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57號2樓)
電話:02-2570-0390
媒體連絡人: 游麗珠 0939-950059 nico.3125@gmail.com

網址:http://www.soka-art.com/

搖錢樹   壓克力彩  100x100cm  2010
究竟什麼是我的搖錢樹? 當 發現這件作品底層因色料流動所留下的水漬形成「樹型」之時,我開始聯想到這件事情。我使用既像蝴蝶翅膀又像花辦的的繽紛顏色,還有類似某種不停生長的植物 造型的符號來做為這件作品的主要構成。倘若我有搖錢樹,那麼我希望這棵樹上的果實不是大張的樂透彩券,也不是金塊銀幣,而是輕盈卻明朗的夢想,夢想之上有 光,底下有穩固的根,可以向前也可以飛翔。

尼古丁  複合媒材  75x150cm  2009










 



  



 

2010年2月21日

部落格之後的意義

本文轉載自我的另一個部落格之整理

一晃眼竟然過了半年。


這個部落閣對我的意義,從上一篇的「想要自我宣傳」至今,竟然已經過了半年。如此一來,完全失去了「自我宣傳」的意義了嘛!!

事實上,我在網路上擁有「三個以上」的部落閣。這對一個像我這種完全沒有在經營,甚至對部落格的存在意義相當質疑的人來說,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



前一陣子,開始吹起「Facebook」炫風。這股炫風席捲全台,幾乎身邊所有人都擁有一個臉書帳號。風靡程度大概一瞬間快要取代掉「部落格」了吧。這件事情讓我非常訝異,想到我這三個有一餐沒一餐的部落格,大概都在養蚊子邊緣,現再又吹起另一陣炫風了。連附近那個臉看起來「俗俗」的村姑型打雜工,竟然也開口問我說「黃老蘇,你有沒有在玩肥俗不可啊?? 我想要偷你的菜啦!!」,讓我一整個錯愕。天哪! 臉書的力量,也未免太驚人了吧,如果我還沒有真的潛心研究,是不是開始被淘汰了??



所以,當天晚上,我也正式開通我的臉書。



這是個弔詭。一開始,我們看大家玩,會產生以下兩種反應:

1. 哼~台灣人就是愛一窩蜂,我偏不玩。

2. 要是大家都玩了,但我沒有,那豈不是被孤立了?? 所以一定要跟著玩。



我對部落格的情結還沒釐清,現在竟然又陷入臉書的愛恨情仇裡面。下一次,又會有什麼新的社群或網路文化,來覆蓋這波臉書風潮呢??

既豐富又寂寞 – 2010黃柏勳個展 創作自述


寂寞芳心   壓克力彩  100x100cm  2009

吻我˙吻我  壓克力彩  100x100cm  2010



2008年開始,我來到台北居住。
今天,我在這裡,表現在台北所見的尋常風景,以及所感受到的一切。

台北的樣貌華美無比,繽紛的霓虹襯著窈窕的辣妹、蜘蛛網似的大眾運輸工具便利快捷、鋪著玻璃帷幕的摩天高樓氣勢參天。這些街景總是讓我目眩神迷,當夜晚來臨,墨色的天空取代了漫天的烏煙瘴氣,常常讓我誤以為置身天堂。但是,這個天鵝絨似的黑色背景並沒有星星,而川流的馬路有如巨大野獸的血管,除了輸送車輛、資訊、人群,也輸送垃圾和廢氣。

這個既豐富又寂寞,令人眷戀又咒罵的美麗都市,它的冬天寒冷濕涼,夏季又悶熱難耐,大部分的日子裡,連續好幾天飄著的無盡陰雨,總是讓空氣中彌漫著霉味。下班時間的基隆路上,穿過四個紅綠燈就需要半個多小時,水泄不通的車潮人潮,令人煩躁不堪。

我的日子無盡平凡,和大部分的台北人一樣。為了殺價而面紅耳赤,為了高物價所苦,為了能夠拿著剛領到薪水購物感到幸福。我開始回憶這個都市所能帶給我的一切。回想著曾經對著朝陽許下願望,並且寄予彩虹般的夢想。曾經在夜裡小心翼翼的祈禱,希望當日出時能終結悲傷。曾經站在陽明山上俯瞰台北夜景,數著每一條已經走過的道路,然後吸著充滿迷幻味的空氣。曾經騎車在福和橋上一面聽著槍與玫瑰,一面咒罵著冷冽的陰雨北風。曾經每天渾渾噩噩地朝九晚五,假裝沒看到時針上流逝的暮鼓晨鐘。曾經和老友們蹲在劍潭捷運站的天橋下,咬著雞排,瀏覽濃妝正妹散發的渾身青春。也曾經為了某些不甘心,下班衝回會漏水的老公寓,和空白的畫布孤單地對話。

當我抬起頭,看著被高樓遮蔽後所剩無幾的天空,才發現這個異常豐富的城市裡,連最寬廣的天空也充滿擁擠和孤單。但我依然懷念這樣的日子,有陌生路人冷言相待,也有多年老友報以溫暖;有交通警察的冷漠無情,也有初識長輩的呵護關心。還有許多細碎小事,繁雜不值一提,充滿欣喜或無奈。無論如何,那是曾經發生我在過去生活中的一段美好年代,它們在這裡永不消失,永遠豐富,永遠寂寞。


開幕時口沫橫飛

2010年1月28日

《No Angel - Sweet Dream》

No Angel - Sweet Dream


圖 / 黃百勳 , 文 / fifi飛

【列車夜游自由式:就當作小事一樁】

夜行車,對向車窗,看見男孩A。

因為不是王家衛,所以描寫不出0.05公分的那種愛戀。
僅知道,在這0.05秒中,像是經歷了糾心的瀕臨死亡。
那密密麻麻的血管,瞬間充斥著熾熱又暴烈的掛念,
如果曾經迫切渴望牽住的手無法捏緊心室,勢必要有一把名為遺忘的刀,來切斷所有關連。
讓住在心室裡的那個我消逝,讓想愛的心事殆盡。
*


忘了是在哪一站下的車,趁著男孩A沒發現的時候,我悄悄坐上對向列車,反方向地離開。


有個名叫約書亞的男孩,同一時間搭上了這台歸零的列車。
隔著走道,我們分享彼此要遺忘的心事,用極為平常的談吐,像是說著一則和別人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故事。
並且天真地以為,說完這則故事,就能道聲再見繼續旅程。


我有時閉目,讓不能成真的愛夢遊去。有時享受窗外變換的風景,幻想自己是個孑然一身的過客。
在反方向的列車中,等待著關於他的記憶倒帶完畢。
等待著男孩A,變成一個無人知曉的身分代號。


*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談天的內容,轉述給M聽的時候,我想我差點流下了眼淚。
他訝異著,我為這樣的小事眷戀你。
還有很多,類似的,小事。我急促又興奮地說,讓我想想。
比如你記得我不愛吃什麼,
比如你總是默默地送來關心,
比如....我不寫了,說來好笑,因為真的都是,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我卻把它們當做最重要的養分,灌注到極微小無法用肉眼察覺的靜脈裡。
彷彿這樣,流下眼淚也不算太害己太耗費。
為什麼,妳就是無法愛上別人?M持續訝異著。
我無法回答,就像無法回答為什麼愛上你一樣。
但我想,絕不是因為寂寞,否則應該更容易被治癒。

*


然後,就這樣毫無預警地,在遺忘的列車中,看見對向車窗中的男孩A。
原以為即將徹底逃離,卻忘了我們身處在一個循環的軌道中。
呼吸著,生活著,尋找著愛,想起了對方。
只是牽掛的程度輕重不一,讓我們成了兩個同心圓。
你包圍著我,用不同的速度行走,偶爾,我們再度擦身而過,禮貌地招呼。
雖不同道,卻有著相同的計謀,謀算著不讓對方偏離太遠。
這樣忽遠忽近,卻難以離心的距離。
原來、有緣無份,是這樣。
只能有命定的相遇聚合,沒有相愛的共同起點。


記憶倒了帶,卻總是在此刻又重播。
我的愛在有你的夢境中夢遊,我的獨立堅強在你經過的旅途中自以為是的保持自由。

*

「為什麼要默默地承受悲傷?」約書亞質問著。他有些不解。



我並不是一個喜歡沉溺在悲劇角色裡的人,只是,不願意聽你說對不起。
我們親愛非常的純潔關係裡,不應該存在著一絲絲歉意。
與其提醒你的愛情貧乏招待不周,不如聽你說聲、謝謝光臨。
至少那代表,我曾經走進你生命中的某一塊境地。

「我是真的好了很多,至少,不再有任何渴望。」

就無所謂悲傷失落。

至少,男孩A,已成為某種幸福的代號。
想來會微笑,那就很好。

*

A,After。

是之後,無人知曉的之後。



黑夜之後,我試著調配出仍無緣再嚐的薑汁拿鐵。
在過份嗆人的堅強中,確實讓想念的咖啡因薄弱了一點,
沒那麼上癮的半睡半醒夜,我聽著。

【只是戀愛夢遊中】

你不怕鬼,我不敢進鬼屋。
你不怕冷,我不敢玩雪。
你來去自有分寸,我還在馬戲團前看得入神。

還沒吃到棉花糖,揣著懷錶的兔子提醒我,該是時候了。
慌張回頭,看不見你,只能在命運女王面前選擇攤牌,
卻抽了一張鬼牌。
各懷鬼胎的遊戲,唯一的處罰是被打入冷宮。

在那裡,
沒有頭腦的稻草人不能變魔術,
沒有心的錫鐵人不能扮小丑,
沒有勇氣的獅子不能跳火圈,
和我關在一起。

而你還不知道我在哪裡。

我的戀愛夢遊去,躲躲藏藏,卻迷路在噩夢裡。
然後,貓兒神祕地出現在房間角落,笑開了。